疑惑 9.1分
读书笔记 尾生的信义
[已注销]
尾生伫立桥下,先前起就在等待女子的到来。 抬眼看去,高高的石桥桥栏,有一半被攀援植物所铺。往来行人不时通过其间,美丽的落日余晖中,白色衣裾随风拂动,悠然而去。然而,女子还没来。 尾生轻吹口哨,心情爽快地扫视着桥下的汀州。 桥下的黄泥洲,只剩六七平方米,随即要与水面相连了。水迹的芦苇间,大概有螃蟹的栖所吧——那里的一些圆洞,每受水浪涌打,便会发出轻轻的咕嘟声。然而,女子还没来。 尾生带着稍显急切的心情,移步到水际,扫视着不见任何船影通过的安静的河面。 河岸一带,长满青芦苇,在芦苇与芦苇之间,点缀着茂盛得呈圆形的川柳,致使穿流其间的水面,显得比河面狭窄。不过,澄清如带似练的河水,给有如云母似的云影染上一层金色,在芦苇中无声地蜿蜒。然而,女子还没来。 尾生由水际旋踵,移步到不大的汀州上徘徊,侧耳倾听周围那融于渐浓暮色的声籁。 须臾之间,桥上将无行人往来了吧。步声、啼音、车响,还有不知何处传来的苍鹭尖啼……尾生戛然止步,见潮水已在蠢动,洗刷黄泥的水色也已迫近,正在发亮。然而,女子还没来。 尾生紧蹙眉头,在桥下微微发暗的汀州上的步伐,已渐渐快了起来;河水也在一寸一尺地渐渐爬上汀州。与此同时,从河中升起的绿藻气味及水的气味,也开始无情地浸润肌肤。抬眼而望,桥上那美丽的夕阳光照已经消匿,唯见石桥桥栏背衬薄暮的黛青色天空,宛如端正的黑色剪影。然而,女子还没来。 尾生终于耸然而立了。 河水已经濡润了鞋,浮现出甚于钢铁的冷光,在桥下蔓延伸展。看样子,顷刻之间,膝部、胸部、脸部,无疑都会被这冷酷的满潮水所埋。哦,说话之间,水位已在升高。现在,两胫都已没于水波之下。然而,女子还没来。 尾生伫立水中,仍怀着一线希望,一而再地朝桥上张望。 苍茫的暮色笼罩在深已浸腹的河水上。远远近近的芦苇和川柳,婆娑繁茂,唯闻寂寞的嚓嚓叶声,从朦胧的夜霭中飘送而来。突然,大概是一条鲈鱼吧,轻捷地翻现白色肚腹,从尾生的鼻前掠过。在出现过鱼跃的空中,星光稀疏可见,那爬有攀援植物的桥栏倩影,很快融进了夜霭。然而,女子还没来…… 夜半时分,月光洒遍一川芦苇和川柳。这时,河水和微风轻声低语着,把桥下尾生的尸体轻轻地搬往大海。但是,也许是因为尾生的魂魄神往寂静的天心之月吧,他悄悄游离尸身,向着朦胧有光的空中,宛如绿藻气味和水的气味无声无息地由河中升起似的,活泼地高腾而去…… 数千年后,此魂魄历经无数流转,不得不再度托生人间——是乃现宿于我身之魂,所以,我生于现代,却不能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我昼夜过着懵懂如梦的日子,却又一心等待着会有什么奇物将至——犹如尾生薄暮时分在桥下终生等待着不来的情人一样。
0
《疑惑》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