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拉底与阿里斯托芬 8.5分
读书笔记 《骑士》
[已注销]

1、为什么要让腊肠贩这个不但缺乏教养而且举止异常“卑鄙”的人物充当剧中的“英雄”、驱动剧情的发展;2、为什么在打败克勒翁之后腊肠贩会突然变成一个言谈举止极有“圣王”像的人。施特劳斯给我们的答案是:1、因为腊肠贩虽然缺乏后天的教养,但他却天然的具有αρετή。2、腊肠贩的突然转变是因为他在与克勒翁战斗中所展现的卑劣恶毒是他“装”出来的,是为了实现“正义”不得已为之。 得摩斯忒涅斯从帕佛拉工(克勒翁)屋里偷出来的神示说,历史上统治雅典的是卖碎麻、卖羊肉、卖皮革(克勒翁)和卖腊肠的。这神示显示出雅典政制的不断堕落、统治者一个比一个卑劣;但是这不是关键,关键是:尼基阿斯、得摩斯忒涅斯和骑士们,这些“一般而言上好的人”、这些有教养的人,需要剥夺克勒翁的权力;然而他们在卑劣恶毒上他们无法与克勒翁抗衡,所以他们需要利用腊肠贩——至少神示上说取代克勒翁的是一个腊肠贩。所以施特劳斯别有深意的说:

在我们时代,普鲁士的骑士们试图利用希特勒,设法铲除魏玛民国的蛊惑家们——‘十一月罪犯们’的统治;他们最聪明的人看希特勒,就像得摩斯忒涅斯看腊肠贩。P86

但另一方面,腊肠贩是雅典的希特勒吗?我们姑且不管。施特劳斯已经提示我们腊肠贩所具有的“美德”:当得摩斯忒涅斯告诉他神示中关于腊肠贩将统治人民的预言,腊肠贩“足够明理”(sensible),认为得摩斯忒涅斯在开玩笑,施特劳斯认为,这是腊肠贩一个“得体(decency)的迹象”;当克勒翁被骑士们痛打的时候,是腊肠贩提出“要文斗不要武斗”,他自信在对骂中能够击败克勒翁,施特劳斯认为,这说明腊肠贩有着“大度的感觉”(generous feeling),因为若任由骑士的武力,克勒翁早就被打垮了。而反过来,骑士们、得摩斯忒涅斯这些“上好的人”却为了达到目的,不惜抛弃为赢得公众尊重所需的教养与节制,不但要动武,在骂战中也鼓动、称赞腊肠贩的言行比克勒翁更加“卑劣”。骑士们已经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表明:教养和节制毫无意义。 腊肠贩在对骂中夸口到,有一个政客见到童年时在市场里到处发假誓、小偷小摸的他,感叹“这个孩子日后一定会统治人民”(426)。而施特劳斯注意到,这个政客对他的高度评价并没有激起他从政、蛊惑群众的野心,他依旧安心的做着市场里卑微的腊肠贩——直到得摩斯忒涅斯找上他;“他是个小流氓,是个庸俗的家伙;他知道这点,他知道自己的位置;他知道,他正当地属于他生活于其中的贫民区,因此他尊重比他好的人。他对克勒翁也没有强烈的憎恨;他因为尊重比他好的人,才攻击克勒翁。”P89——所以我们可以说骑士们找对了推翻克勒翁的人选,但骑士们对腊肠贩还是看走眼了:骑士们以为腊肠贩是个天生的恶棍,可实际上腊肠贩是出于对骑士们的尊重才装出恶棍的模样。正如施特劳斯说的:

从回应对手威胁的方式来看,腊肠贩无意间现实他比克勒翁更高明——人们不由会说这是他的自然的高明。他确实和克勒翁一样擅长威胁,或者说他更擅长威胁;但克勒翁是真的野蛮且充满仇恨(像骑士们先前那样),而腊肠贩只不过是假装野蛮;腊肠贩吼出最可怕的事情时,不会失去他的从容以及和蔼。P93

当腊肠贩和克勒翁一起面见得摩斯时,出现了一个我们不曾注意的细节。克勒翁讨好得摩斯的时候,说的是他过去如何为得摩斯从别人的腰包里榨取钱财,如何让得摩斯在战争中统治全希腊;腊肠贩则用直接行动讨好得摩斯:把一块垫子放在了得摩斯坐的石头上,“免得擦伤了你这两块在萨拉弥斯打过仗的屁股”(785),并且指责克勒翁发动战争、赶走议和使团的做法表面上是让得摩斯获得荣耀与权力,实际却是为自己谋私利;克勒翁把得摩斯困在城市里让他受苦受难,给他三个俄波罗斯的陪审团津贴,可得摩斯真正想要的是农村里恬静安逸的生活。(791—809)施特劳斯说,克勒翁没有把得摩斯当做一个“私人公民”(private citizen)——尽管“得摩斯”其实是“人民”的化身;而腊肠贩却认真的把得摩斯当成一个个人来照顾。克勒翁宣称他为人民而战却又蔑视细微的善举,而腊肠贩不关心人民的荣誉与权力,却关心人民的衣食住行。所以:

克勒翁与其他政客或‘说大话的人’一样,只看见城邦(polis)——某种意义上城邦是超人,看不见构成城邦最大多数部分的淳朴谦逊的人们(human beings)。P96

腊肠贩如此懂得讨好得摩斯,是不是说明他是比克勒翁更狡诈的蛊惑家呢?施特劳斯认为不是。尽管腊肠贩确实不及克勒翁、得摩斯忒涅斯或骑士们有教养,然而他却拥有着跟上好的人相符的美德;他不急于统治,哪怕德尔菲神庙的神示已向他昭示了天命,他都不经意间展示了自己的谦逊得体;他了解人民最需要的——不是帝国,不是荣耀,而是和平与富足的生活。因为腊肠贩“这个来自最底层人民的孩子‘生来就爱人民’;他对人民充满感情。无论他小时候和长大后的表现多么有失体面,但在剧前和剧中,他对人民从来没有表现出失礼或轻蔑。”P110 所以施特劳斯话锋一转:

如果说,腊肠贩是最可欲的统治者,我们就必须修正以下观念:教育和贤人品格(gentlemanship)是得体统治(decent rulership)的先决条件。P111

统治者总会出现在豪宅里的精英们想象不到的街头巷尾里——至少是在街角打拼过的人。

0
《苏格拉底与阿里斯托芬》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