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太人性的 8.9分
读书笔记 第六章 交往中的人[冷笑话集]
俭问

293 善意的掩饰。 294 复制品。——人们经常遇到名人的复制品;就像绘画的情况那样,大多数人喜欢复制品甚于原件。 295 演说家。 296 缺乏亲近。 297 关于送礼的艺术。 298 最危险的党徒。——每一个党内都有一个由于太虔诚地表达党的原则而刺激其他人脱党的人。 299 病人的顾问。 300 双重方式的平等。 301 克服窘迫。——帮助非常窘迫的人并安慰他们的最佳办法在于明确地表扬他们。 302 对个别美德的偏爱。——我们对拥有一种美德不很珍惜,直到我们发现我们对手身上完全没有道德。 303 为什么人们相左。 304 信任和近乎。——想要刻意向另一个人套近乎的人,通常是对那个人是否拥有对他的信任没有把握。谁能肯定这种信任,谁就不会看重近乎。 305 友谊的平衡。——有时候,在我们同另一个人的关系中,如果我们在我们自己的天平秤盘里放上几克不公平,友谊便恢复了公平的平衡。 306 最危险的医生。——最危险的医生是那些作为天生的演员以完美的欺骗艺术模仿天生的医生的人。 307 悖论何时才合适。——有时你需要有修养的人,以便争取他们赞成一个原理,这个原理只是以一种难以置信的悖论形式出现的。 308 勇敢的人如何被争取过来。 309 彬彬有礼。 310 让人等待。 311 反对亲密者。——送给我们完全信任的人认为因此而有权要求我们的信任,这是一个错误的结论;通过赠送是得不到权利的。 312 补偿手段。 313 舌头的虚荣。 314 考虑周到。 315 需要进行辩论。——那些不知道让思想冷静一下的人就不应该投身到热烈的争论中去。 316 交往与狂妄。——如果你知道自己是在有价值的人们中间,你就会把狂妄忘记;孤独养成傲慢。年轻人很狂妄是因为他们都和自己的同类人打交道,这些人往往什么也不是,却喜欢显得很重要。 317 攻击的动机。[似乎马上就在为自己上一段的“攻击”辩护:P]一个人攻击别人不仅是为了伤害别人、战胜别人,而且也许只是为了意识到自己的力量。 318 恭维。 319 优秀的写信人。——那些不写书,但是有很多思考又生活在不充分的交往中的人,通常会成为一位优秀的写信人。 320 最丑陋的。 321 同情者。——在不幸中总是乐于助人的同情者很少同时也与你同乐:在别人快乐时,他们没有事情好做,是多余的,感觉自己不再拥有优势,因而很容易流露出不快。 322 一个自杀者的亲戚。 323 可预见的忘恩负义。 324 在没有修养的社会中。 325 目击者在场。 326 沉默。 327 朋友的秘密。 328 人性。 329 有心理障碍者。——在社会中感到不安全的人总是利用一切机会在社会面前向不如他们优越的亲近者公开显示这种优越性,例如通过戏弄。 330 感谢。——知道某人必须感谢自己,这使一颗高贵的心灵感到沉重;而知道自己必须感谢某人,这使一颗粗俗的心灵感到沉重。 331 疏远的标志。——两个人观点疏远的最确定的标志是,两个人互相说一些讽刺的话,但是谁也没有从中感觉出讽刺的意味。 332 有功者的狂妄。——有功者的狂妄比无功者的狂妄更伤人:因为功业本身就伤人。 333 声音中的危险。——有时在谈话中,我们自己声音的声调会使我们感到不知所措,会误导我们做出和我们自己意思完全不相符的断言。 334 在谈话中。 335 害怕邻人。 336 用责备来使我们出色。——非常受人尊敬的人甚至责备我们也是为了要因此而使我们出色。这事要使我们注意,看他们多么热切地关心我们。如果我们客观地接受他们的责备,为自己辩护,我们就完全误解了他们;我们这样会使他们恼火,使他们疏远我们。 337 对别人的好意感到烦恼。 338 相互的虚荣心。 339 作为好标志的坏习惯。 340 何时有不是是可取的。 341 太不尊敬。 342 谈话中回响的原始状态。 343 叙事者。——叙述事情的人很容易让人看出他叙述是因为事情让他感兴趣还是他想要通过叙述来让人感兴趣。在后一种情况里他会夸大其词,使用最高级形容词,以及做诸如此类的事情。 344 朗读者。——谁朗读戏剧诗,谁就会对自己的性格有所发现:他发现他的声音对于某些情绪和场面比对于其他情绪和场面更自然,例如,对于一切充满激情的东西,或者对于滑稽可笑的东西,而他也许在日常生活中只是没有机会显示激情和滑稽。 345 在生活中出现的一个喜剧场面。 346 非出自本意的不礼貌。——于是就引起了虚荣、恐惧和怜悯,也许是三者同时发作。 347 叛徒的杰作。 348 伤害和被伤害。——伤害别人,然后请求原谅,远比被别人伤害,然后原谅别人舒服得多。前者先是显示了强大,然后又显示了性格的善良;后者如果他不想被认为不人道,就必须原谅,由于这种不得已后者在屈辱中享受的乐趣就很少。 349 在争论中。 350 诀窍。 351 社交后的内疚。——一句话,因为我们在社交中表现得好像我们是他们中的一员。 352 受到错误评判。 353 画像的暴政。[艺术家和政治家] 354 作为最要好朋友的亲戚。——希腊人是如此清楚地了解一个朋友是什么——所有民族中只有他们对友谊有一种深入的、多方面的哲学探讨——以至于自始至终在他们看来,朋友都是值得解决的问题——这样的希腊人用一个词语来表示亲戚,这个词语就是“朋友”一词的最高级。我始终无法解释这一点。 355 被错误认识的诚实。 356 寄生虫。——如果某人宁愿在依赖中生活,靠着别人活下去,只是为了不必工作,往往还偷偷带着对他们以来的那些人的怨恨,这表明其完全缺乏高尚的思想意识。——这样一种思想意识在女人中间比在男人中间更加常见得多,也更加可以谅解得多(出于历史的原因)。 357 在和解的祭坛上。 358 要求怜悯是狂妄的标志。——有些人在生气和伤害别人的时候,首先要求你对他们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不要生气,其次要求你怜悯他们,因为他们经受了这么强烈的发作。人的狂妄就会到那种地步。 359 诱饵。 360 被人称赞时的态度。 361 苏格拉底的经验。——要是你在一件事情上成为大师,那么你通常在其他大多数事情上始终还是一个完全的外行;但是你的判断却正相反,就像苏格拉底已经经历的那样。这是一种弊病,它让人在同大师打交道时感觉不舒服。[大师的狂妄] 362 野蛮化的手段。 363 好奇心。 364 社交中的失算。 365 决斗。——可以替有关荣誉的纠纷事件与决斗说句话的是,如果一个人有如此容易激动的感觉,居然不想活了,如果某某人这样或那样说他或想他,那么他有权让一个人或另一个人去死。他如此容易激动,这是无可争议的,因为这,我们才是往昔的继承者,才是往昔的伟大以及往昔的过分行为的继承者,没有这种过分行为便绝不会有伟大。现在如果存在一种荣誉法典,让血来取代死亡,以至于在一场按规矩进行的决斗之后心情轻松起来,那么这就是行了大善,因为不然的话,会有许多性命不保。[放血代替屠戮] 366 高贵与感激。——一颗高贵的灵魂会很乐于感觉自己负有感恩图报的义务,会不那么谨小慎微地避开使自己负有义务的机会,同样它在此之后会坦然地表达感激;而卑下的灵魂则全然拒绝使自己负有义务,或者在此之后夸张地、过于急切地表达感激。此外,后者也出现在出身低下或地位受压抑的人那里:一个向他们表示的好意对他们似乎就是恩赐的奇迹。 367 雄辩的时刻。 368 交友的天赋。——“梯子”、“圈子” 369 谈话的策略。 370 发泄恶气。 371 接受环境的颜色。——通常【……】我们根本不是在有意识的情况下从冷漠过渡到好感或恶感,而是渐渐适应了我们环境的感觉方式,因为投合和相互理解这么令人愉快,我们很快就带有了这种环境的所有标志和派别颜色。 372 讽刺。——讽刺只有作为老师同各种学生打交道时使用的一种教育手段才是合适的:它的目的是羞辱你,使你感到羞愧,不过是那种造成有益效果的羞辱,它唤起你的好意,让你像对医生那样对那些如此对待我们的人表示尊敬和感激。讽刺者假装不知道,而且装得那么好,让和他谈话的学生都受了骗,变得大胆起来,完全相信他们自己懂得更多,把各种弱点都暴露出来;他们失去了拘谨,露出了实际的模样,——直至有一刻他们举到老师脸跟前的火炬[智慧么]让它的光芒羞辱性地返照到他们自己身上[认识了自身的真相]。——在没有这样一种师生关系的地方,讽刺就是一种坏习惯、一种卑鄙的情绪。[[本段中的讽刺听着不像讽刺,倒像隐瞒,不过是预知真相有一天会被当事者自己发现的好笑好玩的隐瞒。]] 373 狂妄。——你应该充分注意到那种叫做狂妄的野草的生长,它毁坏我们的每一次好收成:因为在热心肠中,在尊敬的姿态中,在好意的亲昵中,在爱抚中,在友好的劝告中,在对错误的承认中,在对他人的同情中,狂妄无处不在——而所有这些美好的东西再野草生长到它们中间时,就会引起剧变。狂妄者,也就是说,那种想要比自己的实际情况或被认为的情况更重要的人,总是失算。【……】人们让你为任何东西付出的代价都不如为(你曾让他人蒙受的)耻辱付出的代价昂贵。一个狂妄的人会使他真正的伟大成果在别人眼里变得如此可疑和渺小[这是在反思么],以至于别人会用泥脚踩到它的上面。【……】在人际交往中,愚蠢莫过于给自己带来一个狂妄的名声;这甚至比学会有礼貌地撒谎更糟糕。 374 对话。 375 身后的名声。 376 关于朋友。——通过认识我们自己,并把我们的存在本身看作一个变化着的观点和情绪的领域,从而学会一点藐视,这样我们就重新使自己取得了同其他人的平衡。【……】“朋友啊,没有朋友!”垂死的聪明人这样喊道;“敌人啊,没有敌人!”我这个活着的[快活的]傻瓜这样喊。

2
《人性的,太人性的》的全部笔记 21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