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存在的騎士 8.7分
读书笔记 7
日出勉力爬開中
書寫者在初動筆時,心裡總有一份熱情。但一段時間之後,書寫者的筆桿就只不過在紙上索然摩擦罷了,沒有任何一滴生命之泉打從筆尖流出。生命在外頭:在窗外,在書寫者的身外。似乎,再也沒有人可以把正在構寫的書頁化為可資躲藏的逃逸空間;再也沒有人可以輕易打開另一個世界的門窗;再也沒有人可以越過生命的裂口。或許這樣也好。曾經,有人能夠以愉快的心緒進行書寫─歡樂和書寫能夠同時存在,恐怕並不是奇蹟,也不是神恩,而是一種原罪:歡樂的書寫就是偶像崇拜、就是驕傲之罪啊。我是否已經滌青自己了呢?不。書寫的行為根本沒有改善我。只不過耗損了我盲動而缺乏良知的青春。寫下這些不滿的書頁,對我將有何等意義?書冊和誓言,比不上一個人既有的價值。要靠書寫來拯救自己的靈魂?任何書寫者都沒有把握啊。人可以進行書寫,只不過靈魂可能早就落失。
引自 7
0
《不存在的騎士》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