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吉拉·卡特的精怪故事集 8.0分
读书笔记 聪明的格蕾特尔(德国)
米粒
从前有个厨师名叫格蕾特尔,她脚穿红跟鞋,出门的时候左转转右转转,欢快得像只云雀。“你真是挺美的!”她会这么自言自语。回到家,她会仅凭好心情就喝上几口葡萄酒。酒会增进她的食欲,于是她就拿起正在烧的最好的菜肴,尝啊尝啊,直到满意为止。然后她会说:“厨师必须知道她做的菜是什么味道!” 一天,她的主人对她说:“格蕾特尔,今晚我请了一个客人来吃饭。为我做两只鸡,要尽量美味可口。” “先生,包在我身上,”格蕾特尔答道。于是她宰了两只鸡,烫好,拔了毛,穿在烤扦上,天快黑的时候放到了火上。鸡慢慢变成了棕色,很快就要烤好了,可是客人还没来。格蕾特尔冲着主人叫道:“要是客人不快点儿来,我就得把鸡从火上取下来了。现在正是鲜嫩多汁的时候,不赶快吃就太可惜了。” “那我亲自跑去把客人叫来吧,”主人说。 主人出了门,格蕾特尔把穿着烤鸡的扦子放到一边,心想,要是一直站在炉子边,我就只会出汗、口渴。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啊?不如去地窖里弄点酒喝吧。 她跑下楼,盛了一壶葡萄酒,说:“上帝保佑你,格蕾特尔!”然后就喝了一大口。“这酒流得很顺畅,”她继续道,“打断了可不好。”说罢又咕咚咕咚地喝了一大口。然后她上了楼,把鸡重新放到火上,在外面涂了一层黄油,快乐地转起了烤扦。烤鸡闻起来香极了,格蕾特尔想,也许还缺了点儿什么,我最好尝一下,看看它们到底怎么样。她用手指沾了沾其中的一只,说:“天哪!这两只鸡烤得真好!不马上吃实在是太作孽啦!”她跑到窗口,看看主人和客人是不是已经在路上了,但是她不见有人来,于是走回烤鸡边,想:那只翅膀就要烤糊了,我最好赶紧把它吃掉。 于是她切下鸡翅,美美地吃掉了。吃完以后,她想,我最好把另一只翅膀也吃掉,不然主人就会注意到缺了点儿什么。吃完两只翅膀,她走回窗边,想看看主人在哪里,但下面连个影儿都没有。谁知道呢,她突然想到他们也许决定不来了,顺路去了别的什么地方。然后她自言自语道:“嗨,格蕾特尔,别难过!你已经吃了一大块了。再去喝点儿酒,把它吃光吧!吃完以后你就没理由内疚了。上帝的恩赐为什么要白白浪费呢?” 她又跑进地窖,扎扎实实喝了一气,然后上了楼,津津有味地把整只鸡吃掉了。一只鸡下肚以后,她的主人还没回来,格蕾特尔望着另一只鸡说:“一只去了哪里,另一只也该去哪里。两只鸡应该在一起:那只得了怎样的待遇,这只就应该得到怎样的待遇。我想要是再喝点儿酒也不会有什么害处。”于是她又喝了一大口,让第二只鸡跑去跟第一只鸡作伴了。 她吃得正欢,主人回来了,他大声喊道:“快点儿,格蕾特尔,客人马上就要来了!” “好的,先生,我会把一切都准备好的,”格蕾特尔答道。 与此同时,主人去看桌子是不是已经摆好了,然后他拿出一把打算用来切鸡的大刀,在门厅的台阶上磨了起来。就在这时候,客人到了,他礼貌地轻轻敲了敲门。格蕾特尔跑去看是谁来了,一见是客人就把食指举到唇边,小声说:“嘘,别出声!赶快离开这里,能跑多快就跑多快!要是被我的主人抓住,你可就完蛋了。没错,他是请你来吃晚饭了,但他实际上是想割你的两只耳朵。你听,他正在磨刀呢!” 客人听见了磨刀声,拼了命地跑下楼去。格蕾特尔一点儿没耽搁,嚷嚷着跑到主人跟前:“你请的是什么客人啊!” “老天爷啊,格蕾特尔!你干嘛这么问?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你看,”她说,“我刚要把鸡端上桌,他就一把夺过两只鸡跑了!” “这样做真不厚道!”主人说,丢了两只上好的烤鸡,他沮丧极了,“至少也该留一只给我,让我也吃点儿东西啊。” 于是他跟在客人后面,大声叫他不要跑,但是客人假装没听见。就这样主人追了出去,刀还拿在手里,他高声喊着:“就一只,就一只!”意思是,客人至少应该给他留一只鸡,而不是把两只都拿走。但客人以为主人只要割下他的一只耳朵,为了安全回到家,保全两只耳朵,他撒开腿一路狂奔,好像有人在他脚下点了火似的。
9
《安吉拉·卡特的精怪故事集》的全部笔记 37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