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桥倚天屠龙史 8.2分
读书笔记 小龙女身世考
九识澪
《神雕侠侣》中的女主人公小龙女一向被认为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因为被林朝英的丫鬟收养而成为古墓派传人。其实大大不然,她的父母是谁,书中虽无明文,却有许多或隐或显的线索可以钩沉发隐。就让我们随着金庸先生的叙述,来探究一番武林中的这一段秘辛。首先,最重要的材料,当然是小龙女作为弃婴被收养的经过:丘处机道:“这姓龙的女子名字叫作甚么,外人自然无从得知,那些邪魔外道都叫她小龙女,咱们也就这般称呼她罢。十八年前的一天夜里,重阳宫外突然有婴儿啼哭之声,宫中弟子出去察看,见包袱中裹着一个婴儿,放在地下。重阳宫要收养这婴儿自是极不方便,可是出家人慈悲为本,却也不能置之不理,那时掌教师兄和我都不在山上,众弟子正没做理会处,一个中年妇人突然从山后过来,说道:‘这孩子可怜,待我收留了她罢!’众弟子正是求之不得,当下将婴儿交给了她。后来马师兄与我回宫,他们说起此事,讲到那中年妇人的形貌打扮,我们才知是居于活死人墓中的那个丫鬟。她与我们全真七子曾见过几面,但从未说过话。两家虽然相隔极近,只因上辈的这些纠葛,当真是鸡犬相闻,却老死不相往来。我们听过算了,也就没放在心上。”(第四回)    此事表面看上去只是普通的弃婴事件,但是整个叙述中有若干细节却十分可疑。    第一,全真教弟子听到重阳宫外有婴儿啼哭声,出去看才发现了襁褓中的小龙女。也就是说,有人把一个婴儿直接放在重阳宫门外,至少相距不会太远。但是重阳宫不是普通的道观,在终南山上,是当代武林最大门派的总部,声势比当时的少林寺还高,并且和当时的蒙古朝廷关系紧张,从山上到山下即使不是戒备森严,也应该有 人担任警戒,又怎么可能让人轻易接近宫门呢?如果半夜三更能让普通人带着孩子来到山顶观外而不加察觉,那么换几个武林高手,不是能够轻易杀进重阳宫了么? 纵然马钰、丘处机等人不在,全真教的实力也不至于如此之弱。由此可见,能够接近重阳宫门放下孩子的,必定是武林高手,还可能对终南山重阳宫附近的地形十分熟悉。 如果我们同意这个弃婴者是武林高手,问题就来了。首先,如果是弃婴,肯定是自己无法抚养只好偷偷扔下孩子让别人收养。真是武林高手,无论白道黑道,就算是丐帮,也会有很多门路,不可能走投无路到这个地步,就算放到农村大妈家给点银子让人代养也不为难。此人有什么理由要把自己的孩子无缘 无故扔在重阳宫门口呢?假如说不是自己的孩子,是仇家的孩子,直接杀了也好,送到妓院门口也好,或者像九难一样自己养大了让她去杀亲生父母也好,都可以理 解。为什么会冒险把孩子放在道观门口呢?唯一的解释是,这个孩子和重阳宫里的人有特定的联系。 第二,半夜三更的时候,全真教人士刚发现孩子,林朝英的丫鬟就跑过来自告奋勇要收养这个孩子。如果说是巧合,则未免太巧。要知道两派几十年都不往来,这个古墓派第二代传人怎么会在深夜里无缘无故到重阳宫门口去散步呢?如果说是听到婴儿的啼哭才赶过来,那她的听力未免也太好了。要知道,根据文中叙述,从重阳宫到古墓有好几里的距离,古墓又在地下,丫鬟掌门这个时候应该在地底下睡得正香,怎么可能听到重阳宫门口小孩的啼哭呢?小孩的哭啼声再大,丫鬟掌门的武功再高也不可能。如果这么远的距离都能听到,那么只要在古墓里一坐,重阳宫里说话念经的声音不都能听到了?断无此理。因而可以推断,丫鬟掌门的到来绝非巧合,她来就是为了收养这个孩子。   第三,收养婴儿的困难,主要不是男人女人的问题,是奶水的问题。后来李莫愁带了几天郭襄,就被搞得疲于奔命,主要就是没有奶。小龙女被带回古墓,山上山下的交通也不方便,古墓里也不好养牛养羊,奶水问题怎么解决呢?丫鬟掌门和孙婆婆照理说都没有奶,难道每天都下山去买牛奶,还是把小龙女寄养在山下农家呢?这些办法虽然可行,但都不方便,最大的可能,就是这位丫鬟掌门自己有奶可以奶大孩子。 说到现在,结论已经相当明朗了:小龙女就是丫鬟掌门的私生女。但是问题又来了:如果小龙女的母亲就是丫鬟掌门,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谁?为什么要把孩子放在重阳宫门口再兜一圈跑过去收养呢?   这个问题在《神雕侠侣》里很难找到启发,但是在《倚天屠龙记》的一开始,金庸却给了我们再明确不过的提示:“春游浩荡,是年年寒食,梨花时节。白锦无纹香烂漫,玉树琼苞堆雪。静夜沉沉,浮光霭霭,冷浸溶溶月。人间天上,烂银霞照通彻。浑似姑射真人,天姿灵秀,意气殊高洁。万蕊参差谁信道,不与群芳同列。浩气清英,仙才卓荦,下土难分别。瑶台归去,洞天方看清绝。”作这一首《无俗念》词的,乃南宋末年一位武学名家,有道之士。此人姓丘,名处机,道号长春子,名列全真七子之一,是全真教中出类拔萃的人物。《词品》评论此词道:“长春,世之所谓仙人也,而词之清拔如此。”这首词诵的似是梨花,其实同中真意却是赞誉一位身穿白衣的美貌少女,说她“浑似姑射真人,天姿灵秀,意气殊高洁”,又说她“浩气清英,仙才卓荦”,“不与群 芳同列”。词中所颂这美女,乃古墓派传人小龙女。她一生爱穿白衣,当真如风拂玉树,雪裹琼苞,兼之生性清冷,实当得起“冷浸溶溶月”的形容,以 “无俗念”三字赠之,可说十分贴切。长春子丘处机和她在终南山上比邻而居,当年一见,便写下这首词来。(《倚天屠龙记》第一回) 这段话给我们留下的线索非常丰富,值得仔细分析:首先,丘处机虽然写诗词,但不是李后主或柳永那种风流才子,真的写梨花也罢了,无端端怎么会赞美一个年龄比自己小很多的青春少女呢?而且是一见之后,大为惊艳,马上写下这首词。还说什么“浑似姑射真人,天姿灵秀,意气殊高洁”,小龙女就算容貌清丽,性情清冷,也不过是有七情六欲的凡人,不至于让一位熟读道经的“有道之士”当做“姑射真人”,“仙才卓荦”。这首词要是血气方刚的尹志平写的也罢了,出自一代宗师丘处机的手就令人奇怪了。 当然,丘处机如果说像尹志平一样暗恋小龙女也说得通,虽然说当时已经七老八十,可杨老那么大了不还娶了年轻媳妇么?可见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分年龄大小。但无论怎么暗恋,也该是有分寸的人,怎么会像毛头小伙子一样写诗写词落人话柄?再说,词中虽然对小龙女赞美到极点,却也不像有男女之情。   其次,丘处机初遇小龙女是什么时候呢?虽然在小龙女很萝莉的时候见过一面,但毕竟太小,人还没有长开。应该不是那个时候,而是小龙女成年后在重阳宫大闹的那次,《神雕》中有详细的描述:忽听铮的一响,手上剧震,却是一枚铜钱从墙外飞入,将半截断剑击在地下。他内力深厚,要从他手中将剑击落,真是谈何容易?郝大通一凛,从这钱镖打剑的功夫,已知是师兄丘处机到了,抬起头来,叫道:“丘师哥,小弟无能,辱及我教,你瞧着办罢。”只听墙外一人纵声长笑,说道:“胜负乃是常事,若是打个败仗就得抹脖子,你师哥再有十八颗脑袋也都割完啦。”人随身至,丘处机手持长剑,从墙外跃了进来。他生性最是豪爽不过,厌烦多闹虚文,长剑挺出,刺向小龙女手臂,说道:“全真门下丘处机向高邻讨教。”小龙女道:“你这老道倒也爽快。”左掌伸出,又已抓住丘处机的长剑。郝大通大急叫:“师哥,留神!”但为时已经不及,小龙女手上使劲,丘处机力透剑锋,二人手劲对手劲,喀喇一响,长剑又断。但小龙女也是震得手臂酸麻,胸口隐隐作痛。只这一招之间,她己知丘处机的武功远在郝大通之上,自己的“玉女心经”未曾练成,实是胜他不得,当下将断剑往地下一掷,左手夹着孙婆婆的尸身,右手抱起杨过,双足一登,身子腾空而起,轻飘飘的从墙头飞了出去。(第五回) 从文中的描述看,丘处机和小龙女只是打了个照面,脸能看清楚就很不错了。小龙女一闪即逝,而丘处机一见之后,便写下这首词来,未免不合人情。要知道当时的小龙女和丘处机是敌对关系,差点逼死他师弟郝大通,丘处机怎么会写词赞美自己的敌人呢?给师兄弟和弟子知道了会怎么想?再说两人不过打了个照面,就算丘处机觉得她美貌无伦,又怎么能对“天姿灵秀,意气殊高洁”这些性格气质有所了解?如果说他在暗中偷看了小龙女前面的表现,倒还有可能。小龙女缓缓转过头来,向群道脸上逐一望去。除了郝大通内功深湛、心神宁定之外,其余众道士见到她澄如秋水、寒似玄冰的眼光,都不禁心中打了个突。(同上) 由此我们所知道的事实是:十八年前的夜里,某匿名高手将孩子放在重阳宫门口,丫鬟掌门又突然奇怪地出现,将孩子带走并养大。而十八年后,这个长大了的孩子再度出现在重阳宫,全真教耆宿丘处机一见之下激动不已,不顾对方和自己的敌对关系,当天就写下了一首赞美她的《无俗念》。到了这一步,小龙女的身世已经很明显:她的母亲是丫鬟掌门,父亲是丘处机。从书中分析,这两人之间有没有可能呢?大有可能。从年龄上来讲,小龙女比杨过大三四岁,她出生之时,应该是郭靖还在蒙古放羊,黄蓉还没离开桃花岛的时期,那时候丫鬟掌门和丘处机都是中年人。丘处机不用说,丫鬟掌门虽然人到中年,要生个孩子也不为奇。从两家的渊源上来说,丘处机虽然竭力撇清说双方并没有来往,但是毕竟上一代有那么多恩怨纠葛,下一代有往来也不奇怪。丘处机虽然自称不过和她们见过几面,但对丫鬟掌门的形貌打扮了如指掌,听人一说就知道是她。这份熟悉就很蹊跷。从双方自身来说,林朝英死于王重阳之前,那时候丫鬟掌门最多二十来岁左右,正是青春寂寞的时候,后来到了三四十岁,更是那个狼虎之年,生理和心理的需要都很迫切。古墓派虽然号称是姑娘派,其实林朝英固然对男子钟情,李莫愁、小龙女也是二十岁不到就跟男人下了山,至于孙婆婆多半也是早年有过婚姻,丫鬟掌门又怎能例外?再说丘道长,虽然武功不是特别高,也算一流身手,而且江湖地位显著,宗教上的学术水平也很高,诗词歌赋也玩得转,论起综合素质除了黄药师就是他。一个中年成功人士,仰慕他的女弟子不知有多少,偏偏又因为教规束缚而不能有女人陪伴。一个干柴,一个烈火,一旦有机会相处,怎能不熊熊燃烧起来?二人的结合实在再正常不过。小龙女的身世一旦水落石出,很多问题都迎刃而解:   首先,小龙女的姓氏 “龙”字是怎么来的?最简单的推断,当然是她的父亲或母亲姓龙,但是如上文所说,她的父母一定是武林高手。龙姓不是很常见的姓氏(读者可以随便想三个以上龙姓名人试试),全武林姓龙的高手恐怕任何时代都不会超过三个。即使不是武林高手,是终南山附近的乡民,恐怕姓龙的也不多。如果她的父母真是要弃婴,不可能给女儿起自己的姓氏。否则还怕别人不知道是自己扔的孩子么? 那么龙姓会不会是丫鬟掌门的姓氏呢?这也不对,丫鬟掌门和小龙女的公开关系是师徒,不是母女,如果要给小龙女起自己的姓氏,那么不论二人真正关系是什么,都应该收小龙女做女儿,又怎么还会保持师徒关系呢?何况瓜田李下,为了古墓派的清誉,越是真正的母女越不能同姓,否则万一传出去不是坏了古墓派的名声? 那么龙字的含义是什么呢?龙实际上不是一个姓,而是一个代号,代表她父亲的身份。当然这个代号不能那么容易被人看穿,否则后患无穷。这个“龙”字应该就是代表全真教最大的支派“龙门派”,其创始人众所周知就是丘处机。有人或许说,全真教时期,各支派没有分化,应该还没有龙门派的名目,但是丘处机在王重阳死后在龙门山隐居多年是史有明文的事情,这个龙门山既然远离重阳宫,就可能成为丘处机和丫鬟掌门的幽会场所。很可能在山上留下了丘处机和丫鬟掌门美好或遗憾的回忆,所以她才会给女儿取“龙”姓,以纪念这一段缘分。  其次,为什么小龙女会被扔在重阳宫外面?为什么丘处机当时又不在?可以推断,两人幽会一段时间后,丫鬟掌门有了身孕,中年怀胎,这辈子唯一的骨血,自然要把孩子生下来。丘处机此时已是全真教领袖,生怕自己身败名裂,可能劝过丫鬟掌门打胎,丫鬟掌门不听,两人发生矛盾。丘处机怕事,索性在丫鬟掌门生产期远远躲开。丫鬟掌门久久不见丘处机,自己辛辛苦苦生孩子,一怒之下,把孩子放在重阳宫门口,暗中监视,就是想逼丘出头,看他对自己女儿态度如何,后来发现丘不在重阳宫,只得把孩子抱回去,以收养的名义自己抚养。丘处机回来后,知道自己已经当了爸爸,也无可奈何了。二人此后有没有继续不伦关系不得而知,但不久丫鬟掌门就收了李莫愁作徒弟,小龙女也渐渐懂事,二人的关系大概也就断了。   第三,为什么丫鬟掌门也和林朝英一样,对男人,特别是全真教的道士如此憎恨,还这么教导徒弟?单纯说是林朝英的影响未免不够,毕竟思春是女人的天性,不至于为了小姐的遭遇就一辈子不想男人。大家想想,秦红棉教导女儿十几年要恨男人,木婉清还不是对段誉一见倾心?再说林朝英和王重阳二人不能在一起,也不是男方单方面的责任。丫鬟掌门似乎比小姐师父有更悲惨的遭遇,才会对男人如此深恶痛绝: 杨过问道:“咱们祖师婆婆好恨王重阳么?”小龙女道:“不错。”杨过道:“我也恨他,干么不把他的画像毁了,却留在这里?”小龙女道:“我也不知道,只听师父与孙婆婆说,天下男子就没一个好人。”(第五回) 既然是天下男子没一个好人,那伤害她们的自然也不只是王重阳一个了。丫鬟掌门之所以憎恨王重阳,多半还是因为他是丘处机的师父吧。    第四,小龙女十八岁生日,为什么全真教要不惜一切代价为小龙女出头挡住来犯的邪魔外道呢?显然也是丘处机护女心切。丘处机所说的“我们”如何如何关心小龙女,如何送吃的送水,如何担心敌人滋扰,其实说的无非是“我”。重阳宫一战后,还怕女儿打不过霍都等人,千方百计给郭靖讲故事,带郭靖去古墓外助阵,也可以说是父女天性了。   第五,小龙女闯重阳宫那次,丘处机可能早就到了,但是一直埋伏着不肯出来,就是因为两人关系特殊,不便出手,只在暗中看了半天女儿。最后郝大通要自杀,丘处机怕女儿闯大祸,不得不出手相救,其实还是在帮小龙女,把她吓走了。最后看到小龙女逃了也不追,显然是要息事宁人。事后,无法平息内心激动的情绪,赋词一首,托名是写梨花,实际上是描写自己女儿的出类拔萃,让他十分感触。有人可能会提出反对意见:既然丘处机如此爱这个私生女,何以后来在小龙女要杀尹志平的时候,丘处机要出手重创小龙女呢?其实事情不是这样的,我们来看原文:丘处机在一旁瞧着,眼见爱徒死于非命,心中痛如刀割,只是事起仓猝,不及救援,小龙女第一剑,还可说是由于法王之故,但第二剑却是存心出手。他丝毫不知这中间的原委曲折,这半年中日思夜想,多半尽是如何抵挡小龙女的招术,而近一个月中更是除此之外再无别念。他既认定小龙女是本教大敌,又决然想不到尹志平会自愿舍身救她,眼见她挺剑又刺,当即纵身而前,左手五指在她腕上一拂,右掌向她面门直击过去。丘处机的武功在全真七子之中向居第一,这一下情急发招,掌力雄浑已极。(第二十六回) 其实郝大通误杀孙婆婆只是小过节。丘处机真正认定 “小龙女是本教大敌”的理由,还是小龙女的身世和自己抛下她们母女的劣迹被揭发。他不知道小龙女究竟知道多少自己的身世,就算丫鬟掌门临死没有来得及说,也可能留下什么书信,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翻出来。因此怂恿几个师兄弟闭关修炼武功以防万一。结果怕什么来什么,自己一出关,就看到小龙女杀气腾腾地杀了尹志平,他哪里能想到尹志平搞了自己女儿,自然会认定是真相暴露,小龙女来找自己报仇,尹志平不过是代师受过,所以才会情急出手。而即使此时,丘处机出手还是很有分寸,并没有用杀着。所以小龙女和全真五子斗了良久也不落下风,后来虽然中了致命的招数,但也纯出偶然,主要是看到了杨过而分心,并非丘处机存心加害:突然之间,小龙女一声大叫,双颊全无血色,呛啷、呛啷两声,手中双剑落地,呆呆的望着青松畔的那丛玫瑰,叫道:“过儿,当真是你吗?”便在此时,法王金轮迎面砸去,全真五子那招“七星聚会”却自后心击了上来。这一招本是抵御尼摩星而发,但那天竺矮子吃过这招的苦头,不敢硬接,身子向左闪避,这一招的劲力便都递到了小龙女背心。(同上) 后来,当得知尹志平的劣迹后,丘处机肯定恨死了这个逆徒玷污自己女儿的清白,和小龙女之间的一点过节也极力要解开,当杨过和小龙女在全真教的时候,面对双方的冲突,诸多回护。丘处机举手喝道:“且住!”二十一柄长剑剑光闪烁,每一柄剑的剑尖离杨龙二人身周各距数寸,停住不动。丘处机道:“龙姑娘、杨过,你我的先辈师尊相互原有极深渊源。我全真教今日倚多为胜,赢了也不光彩,何况龙姑娘又已身负重伤。自古道冤家宜解不宜结,两位便此请回。往日过节,不论谁是谁非,自今一笔勾销如何?”……丘处机叫道:“众弟子小心,不可伤了他二人性命!”语音洪亮,虽在数百人呐喊叫嚷声中,各人仍是听得清清楚楚。众弟子追向殿后,大声呼喊:“捉住叛教的小贼!”“小贼亵渎祖师爷圣像,别让他走了!”“快快,你们到东边兜截!”“长春真人吩咐,不可伤他二人性命!”……到得藏经阁前,只见数百名弟子在阁前大声呼噪,却无人敢上楼去。丘处机朗声叫道:“杨龙二位,咱们大家过往不咎,化敌为友如何?”过了一会,不闻阁上有何声息。丘处机又道:“龙姑娘身上有伤,请下来共同设法医治。敝教门下弟子决不敢对两位无礼。丘某行走江湖数十年,从无片言只语失信于人。”半晌过去,仍是声息全无。(第二十七、二十八回) 虽然丘处机说的话听起来冠冕堂皇,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回护,但是这些话不出自向来仁和宽厚的马钰,或者王处一等人,而出自脾气暴躁、心胸也不怎么广阔的丘处机,还是很令人奇怪的。当然,一旦我们知道了小龙女就是他的女儿,也就不奇怪了。丘处机此时当然最担心女儿的伤势。 关于小龙女的身世,其余的佐证尚多,例如丫鬟掌门对小龙女的偏爱,未必就是李莫愁无中生有。很可能是她太偏爱小龙女,才让李莫愁一怒下山,在此就不分析了。 小龙女的师父被欧阳锋所打伤,不久死去,没有来得及告诉女儿她真正的身世。丘处机呢,虽然和小龙女见过几次面,终也无法开口,后来得知小龙女病重难愈,忽然失踪,自己也一病不起。熬了十六年,到了快百岁的时候,听说小龙女又出现了,一时高兴过度就死了。而小龙女身世之谜,也至此长埋地下。虽然我辈后人能够依据史实做出推理,但其中实情究竟如何,中间还有多少曲折秘密,也终不能起古人于地下而问之。只得姑妄言之,姑妄听之也。
引自 小龙女身世考
2
《剑桥倚天屠龙史》的全部笔记 21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