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的没落 8.6分
读书笔记 第二卷第五第六章
南觞

44页 这巨祸的发生,是一个文化终结于暴死的唯一例证。这文化不是死于饥馑、镇压或阻抑,而是在它的全盛时期被谋害的,就像一棵向日葵的头被一个过路人打掉了那样被摧毁了。所有这些国家——包括一个世界强国和不止一个联邦——它们的疆土和资源远远超过了汉尼拔时代的希腊罗马国家的疆土和资源;它们都具有一种综合的政策,一种审慎的、秩序井然的财政体系,以及一种高度发达的法制体系;它们还具有查理五世的大臣们所想象不到的行政观念和经济传统;具有丰富的、用几种语言写成的文学,以及在伟大的城市才有的杰出的才能和讲究礼仪的社会,这些在西方没有一样可以拿出来加以比较——所有这一切,都不是在某次决战中毁掉的,而是被一帮匪徒在短短数年中铲除的,并且铲除得如此之彻底,以至于幸存的居民对它连一点记忆都没有留下。像Tenochtitlan这样的大城市,在地面上连一块石头也没有留下。……48页 我们正在这些历史中经历着生命本身最后的必然性。我们正在从另一种生命历程中学会认识我们自己现在是什么,我们必须是什么,我们将要成为什么。这是了解我们未来的伟大学校。我们还有历史,我们还在创造历史,在此,在历史人性的最后边界上,我们终可发现历史是什么。

0
《西方的没落》的全部笔记 2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