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骆驼 8.9分
读书笔记 大胡子与我
空空云
我们结合的当初,不过是希望结伴同行,双方对彼此都没有过份的要求和占领。我选了 荷西,并不是为了安全感,更不是为了怕单身一辈子,因为这两件事于我个人,都算不得太 严重。 荷西要了我,亦不是要一个洗衣煮饭的女人,更不是要一朵解语花,外面的洗衣店、小 饭馆,物美价廉,女孩子莺莺燕燕,总比家里那一个可人。这些费用,不会超过组织一个小 家庭。 就如我上面所说,我们不过是想找个伴,一同走走这条人生的道路。既然是个伴,就应 该时刻不离的胶在一起才名副其实。可惜这一点,我们又偏偏不很看重。 许多时候,我们彼此在小小的家里漫游着,做着个人的事情,转角碰着了,闪一下身, 让过双方,那神情,就好似让了个影子似的漠然。更有多少夜晚,各自抱一本书,啃到天 亮,各自哈哈对书大笑,或默默流下泪来,对方绝不会问一声:“你是怎么了,疯了?” 有时候,我想出去散散步,说声“走了”,就出去了,过一会自会回来。有时候早晨醒 了,荷西已经不见了,我亦不去瞎猜,吃饭了,他也自会回来的,饥饿的狼知道那里有好吃 的东西。 偶尔的孤独,在我个人来说,那是最最重视的。我心灵的全部从不对任何人开放,荷西 可以进我心房里看看、坐坐,甚至占据一席;但是,我有我自己的角落,那是:“我的,我 一个人的”。结婚也不应该改变这一角,也没有必要非向另外一个人完完全全开放,任他随 时随地跑进去捣乱,那是我所不愿的。 有的时候,荷西有时间,他约了邻居朋友,几个人在屋顶上敲敲补补,在汽车底下爬出 爬进,大声的叫喊着。漆着房子,挖着墙,有事没事的把自己当作伟大的泥水匠或木匠,我 听见他在新鲜的空气里稀哩哗啦的乱唱着歌,就不免会想到,也许他是爱太太,可是他也爱 朋友。一个男人与朋友相处的欢乐,即使在婚后,也不应该剥削掉他的。谁说一个丈夫只有 跟妻子在一起时才可以快乐? 有一次我突然问他:“如果有来世,你是不是还是娶我?”他背着我干脆的说:“绝 不!” 我又惊又气,顺手用力拍的打了他一拳,他背后中枪,也气了,跳翻身来与我抓着手对 打。 “你这小瘪三,我有什么不好,说!” 本来期望他很爱怜的回答我:“希望生生世世做夫妻”,想不到竟然如此无情的一句 话,实在是冷水浇头,令人控制不住,我顺手便又跳起来踢他。 “下辈子,就得活个全新的样子,我根本不相信来世。再说,真有下辈子,娶个一式一 样的太太,不如不活也罢!” 我恨得气结,被他如此当面拒绝,实在下不了台。“其实你跟我想的完完全全一样,就 是不肯讲出来,对不对?”他盯着我看。 我哈的一下笑出来,拿被单蒙住脸,真是知妻莫若夫,我实在心里真跟他想的一模一 样,只是不愿说出来。 既然两人来世不再结发,那么今生今世更要珍惜,以后就都是旁人家的了。 夫妇之间的事情,酸甜苦辣,混淆不清,也正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这小小的天地 里,也是一个满满的人生,我不会告诉你,在这片深不可测的湖水里,是不是如你表面所见 的那么简单。想来你亦不会告诉我,你的那片湖水里又蕴藏着什么,各人的喜乐和哀愁,还 是各人担当吧!
引自 大胡子与我

2012-4-22:

哈尔滨出版社-186页
哈尔滨出版社-187页

我觉得由于年龄大了为满足父母期望而结婚,与为了隐藏性取向而结婚一样是很可耻的。我心目中的婚姻,只是出于一个人想让另一个人幸福如此单纯的想法。为了长辈和社会满意而组成的家庭,都是对婚姻与爱情本身的极度不尊重。——by,翡柏

7
《哭泣的骆驼》的全部笔记 10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