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风眠艺术随笔 7.9分
读书笔记 第17页
任子爵士
艺术根本系人类情绪冲动一种向外的表现,完全是为创作而创作,绝不曾想到社会的功用问题上来。如果把艺术家限制在一定模型里,那不独无真正的情绪上之表现,而艺术将流于不可收拾。由作家这一方面的解释,我们就同时想到其他方面的影响,因为艺术家产生了艺术品之后,这艺术品上面所表现的就会影响到社会上来,在社会上发生功用了。由此可见倡“艺术为艺术”者,是艺术家的言论,倡“社会的艺术”者,是批评家的言论。两者并不相冲突。
引自第17页
0
《林风眠艺术随笔》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