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步不换形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25页
芃诚
我的姨夫徐兰沅告诉过我一副对子,共计二十二个字。里面只用了八个单字,就能把表演的技术,描写出许多层次来。我觉得这副对子做得好就把它记住了:“看我非我,我看我,我也非我;装谁像谁,谁装谁,谁就像谁。”我听完了,好费脑筋地思索了一下,才想出这副对子的确是用字简练,含意微妙。 从来舞台上演员的命运,都是由观众决定的。艺术的进步,一半也靠他们的批评和鼓励,一半靠自己的专心研究,才能成为一个好角,这是不能侥幸取巧的。王大爷(瑶卿)有两句话说得非常透彻。他说:“一种是成好角,一种是当好角。”成好角是打开锣戏唱起,一直唱到大轴子,他的地位是由观众的评判造成的。当好角是自己组班唱大轴,自己想造成好角的地位。这两种性质不一样,发生的后果也不同。前面一种是根基稳固,循序渐进,立于不败之地。后面一种是尝试性质,如果不能一鸣惊人的话,那就许一蹶不振了。
0
《移步不换形》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