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6 8.1分
读书笔记 第65页
希夷子

“宪法?!他刘少奇10年前坚请主席反右时,想到过宪法吗?章乃器顶着宪法游行,要求保障宪法赋予公民的各项权利,却被关押了几天,那时他刘少奇想到过宪法吗?现在轮到自己头上了,他才想到了宪法—太晚了!” 他的语调突然变得凄凉起来:“这不是他刘少奇个人的悲剧,而是我们全党的悲剧。假如我们党早就能认识到并切实执行宪法至上的原则,何至于会有今天国家主席要求宪法保护的荒唐事情发生?!” 他叹了口气,若有所思地说: “唉!以后的历史将会证明,刘少奇犯了一个无可挽回的历史性错误。他在重大的转折关头,优柔寡断,错过了扭转我党前途命运的最后一次机会。” “这话如何解释?”我感到茫然不解。 “去年中央决定7月21日召开8届11中全会,中央委员全部到京,就是主席没来,他要求推迟会期。当时大多数中央委员都不同意推迟,如果当时刘少奇能利用主持中央工作的有利地位,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集中制原则,尊重多数中央委员的意见,果断决定按时召开会议,局面就和今天大不一样了,主席搞文化大革命的部署,很可能被全党否决。” 我还是不明白:“刘少奇为什么没有坚持如期召开会议?再说,全会是去年8月1日召开的,才推迟了一个多星期,为什么局势就会发生这么重大的变化?” 他回答说: “历史和人生一样,虽然很漫长,但最关键的就那么几步。一失足则成千古恨。全会没有如期召开,是因为林彪和周恩来坚决反对,主席则利用这几天时间对军队进行了部署。” “我想起来了,去年7月底,有的大学进驻了部队,当时我还感到奇怪。” “所以,全会推到8月1日召开,结果就大为不一样了:刘少奇的名次从第二位降到第七位,林彪则从第六位升到第二位。” “你看刘少奇最终会有怎样的下场?” “你说呢?”他直视着我,“这个问题你还用请教我吗?” 我马上明白了,暗暗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中央文革最终会下场如何?” “你读过法国大革命史方面的书吗?” “读过。” “你们‘联动’就和吉伦特党人一样,属于最先参加大革命而又最早反对这场大革命的那批人,而他们中央文革和‘三司’就像雅各宾党那样,最终的下场是—”

2
《1966》的全部笔记 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