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讲稿 7.8分
读书笔记 第204页
荷海儿

“寻根”是在什么意义上成立的 批评家季红真指出:“社会的概念以一个时代的生活为认知对象,共时性便是它的基本特征;而文化的概念以久远的历史积淀为前提,则更多地体现为历时性的特点”,因此,“寻根”作家就是“力图由此而达到对生活和人的整体把握,使文学摆脱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式的狭窄社会学框架。”(——季红真《宇宙、自然、生命、人——阿城笔下额“故事”》,引自《文明与愚昧的冲突》浙江文艺出版社,1986年版,第142页) 他们主张:文学的“叙事模式”或“原型”,“不单是某种特定的人物关系的展开过程”,“更是反复出现的同一历史向同一审美形式的积淀”。(——黄子平《同是天涯沦落人——一个“叙事模式”的抽样分析》,引自《沉思的老树的精灵》,浙江文艺出版社,1986年,第246页) P205 当代文学经典更强调时代、当下、具体实践、共时性对于文学的指导和精神规训,寻根文学的精英们更愿意把历史、文化、积淀和过去等历时性因素作为创作的立足点。文学与“当下”现实的关系,以及“本土”政治、经济危机,使前面那种当代文学常常陷入深刻的焦虑和不安狭窄范围内,它已经暴露在“世界”面前,成为世界的一个部分。所以,“本土”的精神危机只能在对“世界”的重审性的批判、反思中出才够得以缓解和转化,因此文学的首义,便是应该勇于去面对和把握人类生存和民族现状的整体性处境。一定意义上,伤痕文学是以来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文学的力量而存在的,这正是“寻根”对其不满并要超越的主要原因之一。

0
《文学讲稿》的全部笔记 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