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讲稿 7.8分
读书笔记 第107页
荷海儿

存在主义当然是一种深刻的“自我批判”,它从反思自己没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开始,续而进入到对受到“愚民文化”极大干扰的国民精神状况的深刻反省。它对整个思想界所产生的影响我就不多说了,这里主要谈谈对当代文学的影响。也就是说,正因为它的影响,当代文学的自身建构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举例说,“存在”主义概念的提出,将当代中国文化(文学)的叙述人为地认定为“截然不同”的两个部分:1949年到1976年的文学被界定为“十七年文学”、“文革文学”,而1977年肇始的文学则被命名为“新时期文学”。显然,存在主义的“启用”,使“新时期文学”叙述找到了一个历史依据,它预示着一个“人的文学”的诞生,而它所针对的正是“十七年文学”(包括“文革文学”),即”非人的文学“这样一个历史对象;更重要的是,这种历史命名缓解了知识群体没有“自己的故事”的集体性焦虑。在这种意义上,1982年后,现代派文学、“向内转”、“性格组合论”、“与李泽厚对话”、“刘再复现象批判”,以及寻根文学、先锋文学、第三代诗歌等等“非理性”和强调“人的存在”的文学思潮,便是这一知识谱系的合乎逻辑的推演,并且重绘出另一幅与“十七年”文学截然不同的80年代知识和文学的崭新地图。

1
《文学讲稿》的全部笔记 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