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克·奥尔巴赫 8.6分
读书笔记 第27页
像一把刀子

不要把艺术看成科学,虽然科学实验有艺术的特征。科学在进步,艺术不会。任何一个三年级的医学院学生都比维萨留斯(Vesalius,比利时解剖家1514-1564)知道更多的人体构造的知识,可是没有一个活人比鲁本斯画得更好。艺术中没有“进步”,只有内涵的交替变更,强度和素养的潮起潮落。固结在历史决定论上的现代主义者们所谓的文化时间感是一个骗局。它使我们看不到艺术的活脉,荒谬的是,它不在将来而全伏在过去。 这样一来,在20世纪末尾的伦敦,尤其是纽约,这类各种文化拥挤成团,没有一时不是五花八门的风格轮番登场的地方(资本主义就是为了花样翻新和无奇不有而制造了前卫主义),奥尔巴赫看上去就有点匪夷所思了。他作为一个艺术家的工作(只为他自己,还有一次为了一个观众)也就变成了从被其他媒体打扮成“后现代”摸样的各式图像间接收漏下去的那些精华。这精华就是得好好看一个东西,看得清楚,看得有血有肉(“Raw”奥尔巴赫最爱用的一个形容词)特别是不能像照相机那样看,实际上是要看到我们浏览大众媒体上的图像时一眼就认出是什么玩意儿时所没有看到的一切,这就要一遍遍反复看。“我希望创作出一个新东西”他曾讲,“它应该像生命的新物种那样留在脑子里....我知道的唯一办法就是...从我了解的具体东西出发,这样在别的绘画的阴影和美学解析之外我就不会两手空空,就有所着落。当然最好是有更多的原料可供选择。”可这“原料“也得一次锻造成一件东西呢。

2
《弗兰克·奥尔巴赫》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