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拍賣會 之褫魂奪愛 7.2分
读书笔记 第78页
大panda熙

魏齡有一秒的愕然,然後笑起來。『愛什麽?做完才說愛,好不好?』 完事後,魏齡構想了她要說的話:『帕拉斯,不要再在我面前說甚麼愛情。你知我知,你戀戀不捨的,是那段被褫奪的前塵。』 帕拉斯知道了,他對魏齡有愛意。愛是什麼?愛是把她的好與壞都一併愛。 魏齡是如此愛著她的人生;帕拉斯是如此愛著魏齡。 帕拉斯的愛不是愛情。這豈非更好嗎?他的愛,是對待生命應有的愛。 魏齡繼續引導帕拉斯滑下去,她輕聲說:『你原本是個畫家。』 被懲罰了,被褫奪了。連畫一朵小花都不會了。 一條命,總不能兩個人一起活。你要是嫌棄這條命?總會有成千上萬的人爭住搶。 任命,好矜貴好矜貴。比你想像的要矜貴。 她的苦變成她的靈感。 你的苦呢?你會怎麼利用?

0
《人生拍賣會 之褫魂奪愛》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