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天门口(全三册) 7.7分
读书笔记 二二
瑾瑜
“戏子无义,婊子无情,你有体会了吧!”马鹞子再来时,杭九枫故意说,“你应该去天门口听听董先生的说书,不管出于什么目的,美人计只能用在后面,开头是百分之百必须用苦肉计的。” “据说共产党极其古板,连与妻子以外的女人勾搭都不允许。”马鹞子咬牙管束着要发火的性子,没有边际地说,“若是这样,他们拉你进去做什么,难道是想自己往自己脸上抹屎?” “马队长,你真的以为我是共产党?那会误你的大事!共产党哪会要我这样的人!说好听点,我不过是杭家第三代长孙,说得不好听,只是一个硝臭狗皮的,上街不能走中间,看人只敢用上眼皮。共产党要我只有一个用处,不用枪也不用炮,暴动时将我推在前面,直往县国民政府的大堂上走。这一身的烂肉,吓不跑你们,也会熏得你们满地打滚。那天在外面我是乱喊!杭家男人都这样,见到好看的女人身上就来劲,就想让人家将自己记在心肝上,一辈子也忘不了。马队长呀,你我都是没有吃过大猪肉,只见过大猪走路的人。县城也好,天门口也好,都还没有可以杀头砍脑壳的共产党。别的地方,抓到共产党往刑场上押送时,那些将死的人一个个英雄得很,又是唱歌,又是喊口号。男的围着长围巾,蓄着西装头发,女的穿着背带裤,短发上扎一只小红花,脸上的白用不着我说,就是男的,鼻子两边也像搽了雪花膏。我杭九枫一不会唱歌,二不会喊口号,脸也不白,脖子也不细,共产党要我有屁用!前些时过中秋,六安城里杀了一个男共产党,我亲眼看见他在吃枪子前大声念诗:生命贵得很,爱情价好高,若想闹革命,头和卵子都不要!共产党连爱情都不要,还能替你想办法对付一个身怀绝技的婊子?我是小狗坐在粪堆上,假充大狗。你在街上用鞭子死命抽我,我不会计较。你不过是想让那漂亮女人明白,自己才是县城里说一不二的霸王。今日你我两条光棍对着敲打,赢了也不过是放在墙角的打杵——白硬白翘,输了也少不了一两女人身上最嫩的肉肉。就将我说的话当做放屁吧,若是一口气憋在心口上,你可以照旧将我当做暗杀马镇长的嫌疑犯。反正抓我时也是这个罪名,审成真的,你杀了我,审成假的,你就放我回天门口去。我不说自己是共产党,你也不要这样逼我了。”
0
《圣天门口(全三册)》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