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天门口(全三册) 7.7分
读书笔记 三
瑾瑜
梅外公力劝傅朗西,读一读梁启超于一九○四年二月十四日写下的《中国历史上革命之研究》。对于中国式革命的危害,梅外公也是感同身受。他同意梁启超的广义革命和狭义革命之分, “其最广义,则社会上一切无形有形之事物所生之大变动皆是也;其次广义,则政治上之异动与前此划然成一新时代者,无论以平和得之以铁血得之皆是也。”其狭义就是暴力革命,以武力推翻时下的政权。而中国数千年历史中大家一致崇尚的全是以暴力为惟一手段的狭义的革命。 欧洲大陆上的革命,多是团体革命,革命是由革命团体完成的。中国则不然,数千年来多是为私人利益的革命。 所以,中国历史上只有私人革命,革命尚未成功的时候,各派尚且可以联合对付官府朝廷,一旦官府朝廷快要完蛋时或革命成功后,为着各自的私利,各派党徒就开始相互倾轧,造成几十年乃至上百年的社会动乱。所以,这种革命目标,不过是陈涉所说,苟富贵,毋相忘;项羽所说,彼可取而代之。无论有没有好的名目,都不过是少数野心家的一种手段。欧洲革命,主要力量在中等社会,起事者为善良的市民,社会秩序很快得到恢复。而中国的暴力革命者,多以盗贼或杀人犯为主力,譬如,唐朝的瓦岗寨十八条英雄好汉,宋朝的水浒梁山一百零八名天罡地煞。这些人革命起来,往往不顾生计,只管今朝有酒今朝醉,然后到处涂鸦:杀人者打虎武松者也。革命的敌人应该是旧政府,旧政府一倒,革命就应该结束。中国不然,旧政府垮台了,敌人反而更多,志同道合者往往在一夜之间成为死敌。革命对社会进步的破坏,比被推翻的旧政府还有过之而无不及。汉朝末年、隋朝末年、唐朝末年的暴力革命后,其人口仅仅为全盛时期的十分之一。在欧洲,蒙革命之害不过一二年,而得其利则达数百岁,所以革命一次,文明程度便进步一级。中国正好相反,蒙革命之害者动辄百数十岁,得其利者不到一二年,所积累的文明,也跟着玉石俱焚。
0
《圣天门口(全三册)》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