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论 7.7分
读书笔记 读《人口论》谈我国人口政策
小狼

马寅初先生《新人口论》优秀著作,代表了新中国人口发展的理论水平,更为重要的是,著作曾深深影响着共和国的人口发展。马寅初先生提出的人口理论和人口政策设计等内容,已被中国人口和计划生育实践所验证,对当前统筹解决人口问题,完善人口政策仍具有重大的理论价值与实践意义。 进入新世纪,我国人口和计划生育事业面临新的机遇和挑战,人口科学研究进入一个新的重要历史时期。在目前“人口多、耕地少、底子薄”的国情下,一定要清醒地认识到:中国的低生育水平来之不易,应保持人口低速惯性平稳增长;人口少一些和多一些相比,更有利于国家的发展与强盛,更有利于人居环境的改善和生态屏障的安全,更有利于实现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和可持续发展。马寅初先生的人口增长、适度人口理论和人口政策设计,对在21世纪重新探寻并确立我国人口发展战略,统筹解决构建和谐社会中的人口问题,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促进人口与经济、社会、资源、环境的协调和可持续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中国的人口政策可概括为:“控制人口数量,提高人口素质,改善人口结构”。中国的人口政策,最关注的是人口数量问题,最主要的努力放在控制人口数量上。中国现行的计划生育政策是:晚婚晚育,少生优生;一对夫妇只生育一个孩子。国家干部和职工、城镇居民除有特殊情况经过批准可以生育第二个孩子外,一对夫妇只生育一个孩子,某些群众确有实际困难,经过批准间隔几年以后可生育第二个孩子。为了提高少数民族地区的经济文化水平和民族素质,在少数民族中也要实行计划生育,具体做法和要求比汉族地区要宽松,由各自治区或所在省决定。另外,中国《收养法》还规定:“收养不得违背计划生育的法律、法规”。计划生育政策是中国目前的一项基本国策,是世界上最严格的人口政策。  计划生育政策在我国已经执行了近30年了。计划生育政策政策执行的结果,我国的人口增长率大幅度下降。1992年,我国的生育率就已经低于实现人类世代交替所需的更替水平,即平均每对夫妇生育2.1个孩子。而按照人口学家的估计,我国目前的整体生育率在1.3-1.8之间,都显著低于更替水平(邓瑾,2008)。从1992年到现在,16年过去了,几乎是一代人的时间。这么长时间的低生育率,给我国的各个方面都带来了严重的问题。最近,据《南方周末》报道,许多人口学家认为,中国面临低生育率陷阱,学界呼吁调整人口政策(邓瑾,2008)。很多专家主要从经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说明低生育率给我国经济产生的严重不利影响,并呼吁我国应立即调整人口政策,大幅度放松甚至完全取消计划生育政策。  有人认为,《人口论》的前提假设已经不再成立;我国的老龄化进程将加快,今后将面临巨大的养老压力;我国农村的富余劳动力已基本转移完毕,劳动力过剩将逐步让位于劳动力短缺成为我国经济面临的主要问题,放松人口政策符合我国目前和未来的经济形势,既有利于解决未来劳动力极度短缺的问题,也有助于解决目前消费需求不足的问题。 不得不说,这种观点粗看有理,但并不符合实际。首先没有对改革开放后我国严峻的人口形势有清醒的认识,其次对中国的人口规律缺乏了解。事实上在改革开放之初,我国面临两个人口高峰,人口控制迫在眉睫,中央必须迅速果断地做出决策,确实没有太多的时间进行充分的民主讨论。但在决策出台前也多次广泛征求人口理论研究者和实际工作者的意见。当时,我国生育旺盛年龄的妇女比第二个人口高峰的育龄人群多一倍,如果不提倡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生育量将比第二个人口高峰多得多,人口增长的速度将快得多,到上世纪末人口总数就会高达15亿,甚至更多。那么我们的子孙后代更会埋怨我们,犹如我们现在检讨上世纪50、60年代没有适当控制人口给今天造成的被动局面一样。如果对计划生育放松一点,要求低一点,从眼前看,一年多生一二百万,不过是增加现在人口总数的千分之一二,但是二三十年积累起来就是一个很大的数目。 从世界人口发展的历程上看,社会经济的发展是人口老龄化的决定性因素。对于我国而言,出生率、死亡率从高水平向低水平的迅速下降是引发我国人口老龄化的直接原因。其中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人口死亡率的下降特别是老年人死亡率的下降、人口平均寿命的延长,是我国人口老龄化产生、发展的前提条件,而出生率在短时期内迅速下降并达到较低的水平则是我国人口老龄化进程加快的关键性因素。

0
《人口论》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