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红萝卜 7.6分
读书笔记 二
精神脱線

黑孩儿与他的自虐  自虐按照人们接受的意愿来可以划分出主动型自虐和被动型自虐两种。被动型自虐是指自己被迫同意自己伤害自己的虐待行为。 在《透明的红萝卜》中,黑孩儿是个重要的人物形象,在他身上出现了多次自虐的行为,从中可以看到他复杂纠结的心理。 当受到刘副主任连续的责骂后,黑孩儿“从栏杆空里钻出去,双手勾住最下边一根石杆,身子一下子挂在栏杆下边”。这些故意做出的危险动作使刘副主任感到恐惧,骂道钻到“他妈的这个小瘦猴!”也使小铁匠惊叫“你找死”。 当女人们向他表示关心时,黑孩儿当众“表演”了用光脚踩蒺藜,收到菊子的称赞。 当黑孩儿砸伤自己的手指时,他一声不吭,使菊子大为吃惊。 当面对小铁匠的谩骂和踢打时,黑孩儿用手抓炙热的钢钻儿,直到手掌被烫熟而产生烧猪肉味,让小铁匠 “觉得心脏让猫爪子给剐了一下子”,才放下了钢钻儿。 黑孩的自虐还体现在当他受伤后,用黄土进行止血等等。 自虐是一种发泄方式,在这种反一般伦理的行为中蕴藏着复杂的因素。自虐伴随着巨大的肉体疼痛,所以,一个正常人如果不是万般无奈,不会选择用自虐的方式发泄。由此可知,如果一个人自虐,他必然没有其他的可以发泄的方式。 黑孩儿处在一个悲惨的压抑的环境中,没有任何地位。家庭上,没有父亲,又受到后母的虐待,就没有家庭带来的地位和靠山。工作上,而作为一个儿童,不能挣工分,没有经济地位,就没有任何话语权。所以在村子里,每个人都要比黑孩儿强。 因为在权力和经济地位上高于黑孩儿,刘副主任和小铁匠可以任意责骂和使唤黑孩儿。而黑孩儿在他们面前自虐,是为了反抗他们这种暴力行为。通过恐怖的自虐来吓唬他们,换取自己的胜利。 而女人们对于黑孩儿的关心与同情,虽然是一种温柔善意的行为,但深深伤害了黑孩儿的自尊心。同情是一种强者对弱者的行为,在某种程度上说,同情是怜悯的褒义词,而怜悯就更能体现这一行为的发出者与接收者的关系:总是强者同情弱者。人们通过同情和关心,可以感受自己的强大。黑孩儿正是感受到女人们的关心中夹杂的这种负面因素,所以感到受伤。于是用自虐的光脚踩蒺藜的方式告诉女人们自己并不弱小。 而黑孩儿用土止血,是出于对自己没有父母关爱的伤感和憎恨。没有父母,更无所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概念;没有父母,也不会有人因为自己受伤了来照顾。这种作践自己的自弃行为,是对自己被人抛弃的憎恨和反抗。 黑孩儿的自虐中,可以看到他处境的凄惨,可以看到他强烈的自尊心和巨大的无奈。

0
《透明的红萝卜》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