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主义 7.8分
读书笔记 第183页
爱智慧
对资产阶级思想来说,理性意味着对永远行之有效的因此必须付诸行动的东西的计算(演绎)。认识主体被推崇到超越历史的地位:他通过思辨把握理论上真实的东西。行动自我因此而把真理付诸实践。米勒类型的保守主义认为,认识主体挣扎在本来就不可预知的流之中,但是通过在冲撞中、在积极的交流中起中介作用的“观念”的思想和行动,它认识了这种流。行动和中介同时也是认知。 在黑格尔看来认识主体也处于现实过程之中,根据他的理性计算理论,主体的日常思想——即使它是抽象的和可预见的——也实际上是对历史发展的进一步现实化。当然这种发展自身是理性的,但它包含着一种更高级的理性。后者从来不向直接的行动主体和抽象的思想主体显现,它只在事情发生之后为像密涅瓦的猫头鹰一样的哲学家所把握。这种理性主义贬低计算理性,用一种所谓的较高的理性将它超越,是一种动态的理性主义。它把存在于理性运动并置,真知与动态化理性并置,这样就避免了在“动态存在于僵死思想之间作出选择。僵死的、抽象的计算只不过是一个过渡阶段,是动态存在的一种功能。这样我们不断地被置于东动态的理性因素之中”哲学的认知揭示并理解其计划 相反,在萨维尼那里,我们被置于非理性因素之中,思想具有向前摸索的功能,具有阐释的功能。这种思想不是对世界计划的计算、中介或重建。它是对先于思想而存在的某些因素的澄清。这种思想被置于世界之中,与我们已经讨论过的自身变化的思想功能有所不同。无论是对于这个世界还是认识主体,它都具有不同的功能。除非把握这些具有独特性的功能,否则就不可能明确地对这些类型进行比较,因为人们拥有的只是有形的记录而不是这些记录存在于其中的不同的思想。
引自第183页
2
《保守主义》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