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下说书 7.6分
读书笔记 第56页
tian
时令还没有进入农历己未年的腊月,不知怎的忽然想到了“祭书”。过去时代的读书人,特别是藏书家,到了一年向尾的某一天,总要举行这样一种仪式。把自己心爱的书陈列在案头,藏书很多的,大抵只是选取少量有代表性的书本,多数还要用鲜花酒醴作供,可能还焚香,然后大礼参拜,口中念念有词,不外是“长恩默佑”、“子孙永宝”之类的虔诚吉利话。这样的仪式常常要请好友参加。仪式结束以后就大家一起赋诗。会画的朋友也许还要画一张画,接下去就是吃酒,再就是将有关的诗文刻进自己的集子里去。

祭书 又:

一部古书流传数百年后,难免会散落不全,藏书家对此也无可奈何。一般而言,即使散落的部分尚在人间,完璧复合的机会也是微乎其微。特殊的是到了傅增湘手里的残本,往往就在双鉴楼中一家重逢,这种奇遇至少有宋版《论语簒疏》、《苏老泉文集》等七部之多,主要的原因当然是他穷搜博访的工夫,提高了复合的机率所致,他自己却宁可归诸“神助”,因为每年岁暮除夕之前,他照例要在藏园中举行祭书之典,并邀请三五同好以书会友,出示一年所得珍本共相赏析题咏,几个著名的藏书家如邓邦述、吴昌绶、朱文钧等,都是与祭的常客。 傅增湘很仰慕他的四川先贤苏东坡,不但取他的诗为藏园命名,而却刻意收藏宋版的《苏东坡诗集》。宋版苏诗向来有所谓“赵注本”、“施顾注本”、“王状元集注本”三种。赵注本从清末以来仅存一部藏于铁琴铜剑楼的四卷残本,施顾注本存卷较多的也只有两部,王状元集注本宋刊传世的虽有四、五种,藏书家有其一已是珍若拱璧,而傅增湘多年搜访,竟能独得其三,他兴奋得在东坡生日当天,特地邀约四川同乡在藏园举行祭苏盛典。

苏精. 傅增湘双鉴楼. 载氏著《近代藏书三十家》. 北京:中华书局, 2009:102. 又:

除了把书作为一种社会和道德标杆来尊重之外,对书还有一种虔诚的、实际上带有宗教性的认识,认为书是神圣的东西,这种认识在清代的著述中比以往各朝受到更多的注意。例如孙从添对书的神圣性提出他的观点,认为书在宇宙秩序中扮演重要角色:“天地无书籍,则与草昧何异?”[46]在清代学术圈子里,这种宗教冲动在对书给予高度礼遇的仪式活动中表现得最为明显[47],尤其是一个以黄丕烈为中心的苏州藏书团体的仪式。黄知道一些士人曾在唐代祭诗,1650年代曾有人祭墨,他决定用类似的方式来表达对书的尊崇。[48]在1801、1803、1805、1811、1816年,可能还有1818年的岁末,他特地在一个书斋里,举行了自己设计的对善本书的祭祀和膜拜仪式。这一活动称为“祭书”、“祭书之会”,由特别邀请的藏书家参加,其中一些人还为这一仪式绘图作画。[49]不幸的是,这些描述现在都找不到了,但黄似乎展示了他的宋元版本以及藏书中的其他重要书籍,然后他献上酒水食物表示敬意,剩下的当晚宴请宾客——所有这些都是由这个学者藏书家完成的,他在私下经营书籍多年后,最终在1825年开张了自己的书铺。[50]可以想象,整个过程是一种高贵的仪式,在精神上与更为人所知的日本茶道没有太大不同,只是没有那么正式。民国时期,故宫博物院前院长傅增湘(1837-1949)可说是中国当代最大的民间藏书家,据说他曾于朋友一起举行过黄氏的“祭书”仪式。[51]

[46] 孙从添,《藏书纪要》(上海:古典文学,1957),第34页。 [47] Kai-wing Chow, The Rise of Confucian Ritualism in Late Imperial China, Ethics, Classics, and Lineage Discourse (Stanford, CA: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4). [48] Kim Hongnam, The Life of a Patron, Zhou Lianggong (1612-1672) and the Painters of Seventeenth-century China (New York: China Institute in America, 1996), p. 71; and Qu Zhongrong, 16a. [49] 江标、王大隆,第116,118,122,131,141,145页;袁以新,《苏州古城平江历史街区》(上海:三联书店,2004),第179页;叶昌炽,卷五,第574-575页,有1801至1811年间和1816年每年每年举行仪式的时间的史料。 [50] Hummel, Eminent Chinese, pp. 340-1; 任继愈,第1册,第242页。 [51] 柳和城等,第284页。 [美] 周绍明(Joseph P. McDermott)著. 书籍的社会史:中华帝国晚期的书籍与士人文化(A Social History of the Chinese Book: Books and Literati Culture in Late Imperial China).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161-162.

2
《榆下说书》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