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6 8.1分
读书笔记 《“联动”与共产主义小组》
神变天狗
“宪法?!他刘少奇10年前坚请主席反右时,想到过宪法吗?章乃器顶着宪法游行,要求保障宪法赋予公民的各项权利,却被关押了几天,那是他刘少奇想到过宪法吗?奥,现在轮到自己头上了,他才想起了宪法——太晚了!” 他(刘豪)的语调突然变得凄凉起来:“这不是他刘少奇个人的悲剧,而是我们全党的悲剧。加入我们党早就能认识到并彻底执行宪法至上的原则,何至于会有今天国家主席要求宪法保护的荒唐的事情发生?!” 教训使我明白:材料再多,没有中央表态也没有用。……我们总是过高地估计自己的能量,以为打倒“走资派”成立红色新政权有我们群众运动的大功劳。其实,我们只是被少数人作为“运动群众”的对象而已。如列宁所批评的:只是分子的叫嚣声比他们的力量大千百倍。我们却把口气当作力气,想推翻一切,创造一切。智者的无知。 造反派代表,与上一篇相映成趣。知识分子只是过高估计自己的力量,而上面的政要和下面的百姓却并不在乎这些。说到底,只是自作多情。
引自 《“联动”与共产主义小组》

——肖文《文革回忆》 陶肖两篇相映成趣。

1
《1966》的全部笔记 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