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汉语(第四册) 9.1分
读书笔记 《解嘲》---杨雄
asdfgh

解嘲(翻译) 客人嘲諷揚子說:"我聽說前代士人是眾人的模範,不生則已,生就能上使君主尊寵,下使父母顯榮,能得到君主辦給的珏玉,獲得君主賜給的爵位,怀揣君主分給的符節,享受君主供應的俸祿,佩帶權貴的印綬,乘坐染紅的車子.如今你有幸遇上開明盛世,處在無所顧及的朝堂,與群賢同列,歷金門上玉堂已指日可待了。卻未能製定一個傑出的謀略,獻上一條高超的計謀,向上勸告君主,向下公卿與談論,您目如明星,口舌敏捷,縱橫捭闔,沒有哪個爭論的人能阻擋得了你。反而創作五千言的《太玄》,洋洋灑灑,獨自論說十多萬言。深沉的道理直通黃泉,高遠的道理直指蒼天,大的道理把整個宇宙都包含進去了,理論之細連沒有間隙的東西也被貫徹到了。雖然如此官位也不過侍郎,經過選拔才到給事黃門. 想來是黑的莫非還是白?為何官運如此不佳呢?" 揚子笑著答复說:"您只想染紅我的車子,不知道一旦失足將血染我的家族啊!過往周王朝崩潰,諸侯爭雄,天下分為十二國,兼併後還有六、七國,四分五裂,成為戰國.士人沒有固定的君主,國家沒有固定的臣屬,得到人才的就強盛,失去人才的就貧弱。展翅奮翼,任意去留。 (指這些士人或仕或隱,任意找尋自己安身的地方)所以士人有的躲身避禍忍辱求仕,有的鑿壁辭官以逃逸.這就是鄒衍憑藉迂怪之詞而成為世人的老師,孟軻即使處境困難,還是受到各國諸侯像弟子對待老師那樣的尊敬。 "如今大漢朝東至東海,西至渠搜,南至番禺,北至椒塗.東南設一都尉,西北建一關侯.用繩索捆綁,用刑具制裁;宣揚禮樂,用《詩》 《書》感化;浪費時間,遭喪者結廬居喪三年方能做官.天下的士人,像雷一樣湧動,像雲一樣聚集,像魚鱗似的密密麻麻,從四面八方來營求官位。家家自以為是后稷和契,人人自以為是阜陶,士大夫一啟齒,都把自己比作伊尹,五尺童子以被與晏嬰、管仲相提並論而感到羞恥。當權的青雲直上,失勢的委棄溝渠.早上掌權就成為卿相,晚上失勢就變成平民百姓。比如江湖邊際的雀,海旁和斷水中的鳥,一隻大雁聚集不算多,一隻野鴨騰飛不會變少.(這是說朝廷人才濟濟,來一個不顯其多,減一個不顯其多)。 從前三位仁人離去殷朝就成為廢墟,兩位老人回來周朝就旺盛發達;武子胥一逝世吳國就消亡,文仲存在越國就稱霸諸侯;百里奚入秦秦國就愉快了,樂毅出走燕國就膽怯;范雎經肋折齒落得說秦昭王來威脅穰侯的地位,蔡澤因面頰歪斜而見笑於算命先生唐舉。所以當天下出事的時候,沒有蕭何、曹參、張良、陳平、周勃、樊噲、霍去病則不能安寧;當天下無事的時候,咬文嚼字的儒生做在一起看管也無可憂慮。所以世道凌亂那麼多聖人哲人四處奔走也不夠,社會太平那麼再多庸夫俗子高枕也不會太多。 ”dart.com.cn “前代士人,有的被去掉捆綁繩索而任用為丞相,有的脫去粗麻衣服而成為太傅;有的是看管夷門的小卒而自得地笑,有的橫渡江潭而隱居垂釣;有的年過七十遊說而不遇明君,有的交談之間就被封侯;有的使諸侯國君屈就訪於陋巷,有的讓諸侯拿著掃帚就前邊清道。因此士人能充足運動他們的舌頭,玩弄他們的筆桿,堵塞破綻、掩飾過失而無往不利。如今縣令不請士,郡守不迎師,眾卿不禮賢下士,將相互相不低眉。言語奇怪的被猜忌,行動特別的遭處分。因此想說的收盡舌頭不出聲,想走的抬起腳比量半天,才看準前人的腳印踏下去。假如讓前代的士人處在今天,那麼測驗不能進甲科,行動不能稱孝廉,舉止不能屬端正,只能上書發表議論,談論是非,最高的不過得一個待詔的頭銜,如果談不好的,有所觸犯,皇帝說知道了,就不予任用又怎能得到到高官厚祿?" "況且聽我說,熊熊的火焰遭熄滅,落落的雷聲被斷盡,聽雷觀火,盈耳實目,天收雷聲,地躲火熱.富朱紫家,鬼窺視其房室.爭取的人逝世,老誠實實的人生;官位太高的宗族十分危險,能把持自己的自身才幹安全.因此理解無為,是守道的基本;能夠清淨,是娛神的殿堂;安於寂寞,是守德的宅舍.時代不同,人事變革,但人們的降生的原則沒有什麼兩樣,前人與我換個時期,不知怎麼部署.如今您卻用鷙梟譏笑鳳凰,拿蜥蜴譏笑龜龍,不是大錯特錯了麼!您憑空小我是因《太玄》沒有寫成的緣故,我也小您病進膏肓,卻沒有遇上良醫臾跗、扁鵲,太可悲了!" 客人說:"如此說來沒有就成不了名嗎?蔡澤、范睢以下哪裡是靠《太玄》呢?" 揚子答复:"范睢是魏國的流亡之徒,被打斷肋骨,才免遭刑罰,收肩塌背,爬入口袋,後來用激怒秦國君主的措施,離間涇陽,攻擊禳侯,並取而代之,這是符合了當時的情形.蔡澤是山東的一個匹夫,凹臉塌鼻,流鼻涕,飛唾沫,到西方拜會強秦的宰相范睢,扼住太的咽喉,斷盡他的氣味,拍著他的後背而篡奪他的職位,這是遇上了好機遇.天下已經安寧,兵革已經平息,建都洛陽,婁敬放下拉車的繩索,掉三寸不爛之舌,獻出穩妥的計謀,提出將國都遷往長安,這是適應了當時的形勢.五帝留下經典,三王傳下禮節,百世不易,孫叔通在戰鬥年代挺身而出,解除武裝,於是製定君臣之間的禮節,著是找到了應有的回宿.《甫刑》敗壞,秦法酷烈,神聖的汗朝採用臨時辦法,於是蕭何制定法律,這是順應了情勢的須要.所以假如有人在唐堯,虞舜的省會制訂蕭何的發露就太荒誕了,假如有人在夏朝、殷朝的時期擬訂孫叔通的好處就太糊塗了,如果有人在西周的社會提出婁敬的計謀就太無聊,如果有人在漢代元勳全家、張家、宣帝外戚許家、史家之間論說范睢、蔡澤的主意就是發瘋了.蕭規曹隨,張良出策劃策,陳平出奇制勝,功若泰山,響若崖崩,豈止是這些人富於智慧呢,也正好是當時的環境可以所作為啊.所以在可以有所作為的時代做可以做的事情,就十分順利,在無可作為的時期做的事情就十分危險.藺相如在章台獻和氏壁而立下大功,四皓在南山隱居而獲取美名,公孫弘在金馬門對策而建功立業,霍往病在祁連征戰而發跡,司馬相如如從卓氏暗取資財,東方朔為妻子細君割取賜肉.我的確不能和以上諸公相比,所以默默地獨自守著我的《太玄》."

0
《古代汉语(第四册)》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