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辩论 9.4分
读书笔记 Chapter3
苏铁

这一章可以说是帮助我明确了一下辩论的一些概念,这里做些笔记备忘: &三类辩题& 1)事实辩题(resolution of fact)是在探讨其某种人事地物有关的某种客观现象是否存在或 发生的辩题,事实辩题通常包含有“事项”与“判断”两部分。从语言结构来分析,是想在此类上通常是“名词”,在语法上则可能是“主词”或“受词”;判断则通常是“动词”或“形容词”,在语法上的主要功能若不是在说明主词的状态或类别,就是在描述主词与受词之间的关系。 2)价值辩题(resolution of value)是探讨与某种人事地物有关的某种主观评价应属正面或负面,或是为两种认识排定优劣或重要顺序的辩论。换句话说,价值辩题不是评价一个对象,就是评价两个对象,再根据评价结果排定其优劣高低。价值辩题中同样包含“事项”即“判断”。有些价值辩题牵涉到两个事实,其中的判断就是两者的比较结果,可能包括“A〉B”、“A〈B”或“A=B”,虽然说要两个事项之间的评价是“A=B”,经常是很困难的。 3)*政策辩题(resolution of policy)也可以成为“行动辩题”(resolution of action),是探讨某个个人或团体是否应该采取某种特定行动的辩题。从语言结构来分析,政策辩题包含“祝词”与“动词”两部分:主词是采取行动的个人或团体,一般称为主事者(agent) 在政策辩题上打星号是因为这次12月去马来西亚打比赛打的就是政策性辩题,教练之前也跟我们讲过政策性辩题的关键在于“需,根,解,损”即需求性,跟属性,解决力和损益比。是需要针对某一个具体问题,较为客观的。我觉得,政策性辩论时很需要基础的,所谓基础,其实是指知识量和阅读量。越是了解,资料库越是强大,小宇宙就越强大。 &读到这段想起了悲惨往事——& “使用政策辩题必须了解一项重要规定——强制认可权。在辩论政策时,重点是辩论这项行动是否应该被采行,是“应”(should)的辩论,而不是讨论这项行动是否真的会被采行的“会”(would)的辩论。” “应”与“会”两者的区别是重点,“应”表示的是一种主观上的,而“会”是相对客观的,以前打过一场比赛“相亲节目是否应该引导社会婚恋价值观”,当时我方式“不应该”,结果我们立论时理成了“相亲节目无法引导社会婚恋价值观”,惨败。撇开辩题本身的强烈倾向性,后来想了一想,立论时的失误的确是致命的,解题一定要谨慎。 &在关于推定责任这一章读到:& 除了在单一议题的立场上你来我往,进行“战术”或“战斗”层次的近身肉搏,更重要的是在整体辩题上来回交锋,进行“战略”层次的两强相争。也就是因为反驳责任的你来我往,,对延长战线、进行深入辩论而言相当重要,因此也叫“挺进责任”(burden of going forward)。 当然,如果正方在一辩申论时就无法完成初步举证,或是在正方完成初步举证后,反方无力完成反驳责任,他们之间的比赛便无法高潮迭起,注定将成为一面倒的态势了。 个人觉得这个是相当实际的一个问题,当你在问对方一个问题,引导对方说出其价值取向并从而进行反驳的时候,一定要有自身的一个观点,自身的价值取向,要有充分的论据来支持自己的观点,不然很容易出现问了问题,对方也答了,你想反驳却无话可说的情况。

0
《认识辩论》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