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和自然之镜 8.4分
读书笔记 第73页
韩乾

罗蒂设想,

在远离我们星系的另一端有一个星球,上面栖居着像我们一样的生物:身上没有羽毛,双足,会建造房屋和制造炸弹,写诗和编计算机程序。这些生物不知道他们有心。他们有“想要”、“企图”、“相信”、“觉得恐惧”、“感觉惊异”一类的观念。但他们并不认为,上述这些被意指的心理状态——一些独特而与众不同的状态——很不同于“坐下”、“感冒”和“性欲被挑动”。
引自第73页

为了详细说明“不知道他们有心”是什么意思,罗蒂继续设定:在这个世界,

神经学和生物化学是技术突破在其中取得成就的首要学科,而且这些人的大部分谈话都涉及到他们的神经状态。当他们的幼儿奔向热炉灶时,母亲喊道:“它将刺激他的C纤维”。当人们看到精巧的视觉幻象时就说:“多奇怪!它使神经束G14颤动,但是当我从旁边看时可以看到,它根本不是一个红的长方形。”他们的生理学知识使得任何人费心在语言中形成的任何完整语句,可以轻而易举地与不难识别的神经状态相互关联起来。当人在说出、或企图说出、或听到这个句子时,该神经状态就会出现。这种状态有时也会出现在孤身一人之时,人们在报道这类情况时会说:“我突然处于S296状态,所以我扔出了奶瓶。”有时他们会说出这样的话:“它看起来像一匹象,但我想起象不出现在这块大陆上,所以我明白了,它一定是一头哺乳动物。”但是他们有时在完全相同的情况下也会说,“我有G412以及F11,但是然后我有S147,这样我明白了,它一定是一头哺乳动物。”他们把哺乳动物和奶瓶看成是信念和欲望的对象,并看成是造成某些神经过程的原因。他们把这些神经过程看作信念和欲望相互有因果作用,其方式正如哺乳动物和奶瓶一样。某些神经过程可能是蓄意自我引生的,而且某些人比其他人更善于在自身内引生某些神经状态。另一些人善于发现大多数人不可能在自身内认出的某些特殊状态。
引自第73页

这一设想的内涵为何?当发现这种生物(罗蒂将他们戏称为The Antipodeans——“对跖人”)总是用“C纤维颤动”代替地球语言中的“疼痛”概念,用S296、G412等名词代替我们的某些信念与欲望时,我们——地球人哲学家——又会有怎样的看法?看起来,这一情况完全不同于语言翻译问题。根据我们的常识观念,疼痛虽然与神经纤维有关,但像对跖人那样使用神经科学概念,似乎就忽略了一些具有重要意义的内容。毋庸讳言,这些内容,即是所谓的“心智图像”——第一人称的经验。以下疑问是显然的:我们感到疼痛时所具有的那种私人感觉,如何能够用神经科学语言加以描述? 在常识观念看来,私人感觉是一种内部现象,试图用“C纤维颤动”这样外部的、公共的概念予以指称,是不得要领的。在这里,根深蒂固存在的是内部-外部的区分——也就是说,存在一些不可能被公共地描述的事件。然而,当对跖人用“C纤维颤动”替代“疼痛”,准确的说是将“疼痛”这一感觉说成是由“C纤维颤动”所引发的自身感觉时,发生了解释的退步吗?看起来并没有。与常见误解相反,对跖人并非无法阐述私人感觉,对跖人语言相对于地球语言也没有缺失任何东西。 让我们大方地假设某位地球人与某位对跖人拥有相同的私人感觉——相同的心智图像(如果可能的话)。此时,地球人会说A:“我感到疼痛”,而对跖人会说B:“我的C纤维颤动了”。这里面存在什么差别?许多理论家指出,感到疼痛,也即具有某种特定的私人感觉,是使用“疼痛”概念的充分必要条件。这意味着,A是一个不可检验的语句:即使医学检查表明该地球人的身体没有任何异常,也不能反驳A。然而,同样的检查却可以对B进行否定,因为后者采用了公共概念;进而,我们能够对该对跖人说:“不,你的C纤维并没有颤动。”必须注意,这并不是否认此人所具有的私人感觉的实在性。或许是对跖人的经验科学出了一些问题,又或许是此人被幻觉所欺骗,等等。 采用对跖人语言的后果是,A类不可检验的语句从此消失了。我们可以进一步设想:在对跖人世界中,或许会有个别人试图使用一些只有他自己知道的概念,比如用符号W指称一种私人感觉;但正如维特根斯坦所揭示的,这种私人语言完全不可能存在。很容易借此引申出这样的反驳意见:如果疼痛果真只是一种私人感觉,我们为什么能够借助日常语言谈论它?事实是,很大程度上,“疼痛”概念正是借助某些外部现象——人的行动(言语以及表现)、经验科学研究、医学检查等等建立起来的。可以说,自始至终,我们都在依靠上述要素尽力消解疼痛的内部性。然而,只要这一语词还没有被“C纤维颤动”这类公共概念替代,私人感觉就依然具有前述的权威;人们对它,准确的说是由内部-外部之区分所引发的困惑依然不会消失。 起初,我们将“疼痛”这一概念纳入日常语言,仅仅是因为现有知识尚无法对它作出合理解释;而当经验科学研究已经揭示了此种私人感觉背后的原因时,这一概念就没有任何存在的必要了。以上就构成了我们采纳取消物理主义(Eliminative Materialism)的理由:经验科学有能力也有必要改变我们的语言,进而撼动内部-外部区分,最终完全消除心智的神秘。正如丘奇兰德所指出的,在历史上,经验科学已经无数次光荣地完成了这一任务:就像“女巫”、“燃素”与“以太”一样,“相信”、“欲求”、“恐惧”与“疼痛”等常俗心理学(Folk Psychology)概念也将面临同样的命运。

1
《哲学和自然之镜》的全部笔记 1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