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言语 8.1分
读书笔记 第888页
已注销

但是张艺谋一搅合,第五代就走上了一条以造型为主的道路 节选自《光影言语》——当代华语片导演访谈录         问:就读北京电影学院的时光,你学到的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   答:对我来讲,进电影学院最宝贵的不是学到了什么,而是改变了处境。在那个时代,进大学就代表你脱离了过去的悲惨处境,把自己人生的道路提升了。……所以当年上大学的时候,我真的不是抱着求知的愿望,这个说起来很坦白,我完全不是为了学习,为了热爱电影,全都不是,我就是为了改变命运,把它作为一个台阶儿……      问:早期您担任摄影师所拍的作品,包括《一个和八个》、《黄土地》和《大阅兵》,创造了一种全新的视觉语言。是受什么启发?   答:我觉得那么强烈的视觉,那种不顾一切、反叛的东西,跟当年的心理状态有关系。……   ……倪震老师那篇文章写得很有意思,他说,在第五代的上学期间已经奠定了第五代将会步台湾新电影的方向,以陈凯歌跟田壮壮为首。田壮壮就是侯孝贤的方向,陈凯歌就是杨德昌的方向。他说他已经能感觉到未来的第五代将以这两个方向为主展开他们的创作。   但是,出了一个偏差,就是我。完全的一个怪胎,突然那么一两部,这么强烈地要表达自己个性的一种手段。那个时候是“谁出来,谁就会影响大家”,不是因为我的能力多么强。   ……   倪震老师说得非常对,第五代本来应该是走现实主义的道路和理性思辨的道路,由陈凯歌跟田壮壮领军的两条道路。但是张艺谋一搅合,在那个时代迅速得到认可之后,第五代就走上了一条以造型为主的道路。      问:大部分批评针对您电影中的东方风情,认为您的电影是拍给外国人看的,而近年来,您的电影被认为在“拍政府马屁”。你对这种批评有何响应?   答:我无可奈何啊(笑)……因为了解你的人并不多,不要说普通老百姓,连娱乐圈里很多我的同行,都未必了解我是个什么样的人。除了我身边的工作人员,基本上别人都不了解我。……   即使当代的许多电影导演也不了解我。他们都是通过别人的眼睛、耳朵和嘴来了解我。现在年青一代的像贾樟柯、陆川根本不了解我。像我的同学,陈凯歌、田壮壮都跟我不太来往了。虽然我们是老同学,但他们的印象是二十几年前的张艺谋,现在的张艺谋怎么样,其实也不了解。      问:在您所有电影里头,您觉得哪一部自传性最强?   答:离我最近的是《活着》。……《活着》对我很重要,因为它以文化大革命做背景。其实我对文革的故事最感兴趣的,不是政治层面的,而是关于生活的、关于人性的。我最想拍的题材,是文革的题材。我对文革有很深的感受。我相信我的感受不同于陈凯歌,不同于田壮壮,也不同于很多人。我看过陈凯歌写的《少年凯歌》,写得很好,凯歌的文笔我一直佩服。但我看了觉得那跟我自己的经验不一样。每个人都是独特的,都有自己的故事可以说。所以我很想拍文革,不只拍一部,我很想拍十部这样的电影。在这样一场大悲剧面前,人性暴露出了许许多多的弱点、它的痛苦、它的扭曲、它的舒展。人性在这十年中非常有意思,远远比现在有意思。……

0
《光影言语》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