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半月的夜空 04 8.9分
读书笔记 夏目吾郎的荣耀与挫折
[已注销]

小夜子还醒着. "嗨,老婆." 我这么一说,小夜子很开心地笑了. "哈咯,老公。" 她的嘴唇死白. 咦,她的脸庞狐疑地皱了起来. "有股奇怪的味道耶,吾郎." 我把当天发生的事全告诉了小夜子.包括那个祈祷师有多么稀奇古怪,即便如此那位大叔仍然深信不疑,还有最后付了十万圆,全都一五一十地坦白相告.小夜子听完后,面露笑容. "还真好赚呢,祈祷师." "恩,赚翻了啦.而且啊,那个女人以后一定会把我当作活招牌的,会说什么'还有医师上我们这儿来祈祷呢." "啊,吾郎还真是敏锐呀." "真受不了呢,啊哈哈." 我一笑,小夜子也跟着笑. 病房中就只回荡着我们的笑声.照明感觉上似乎显得格外幽暗,窗外是往外无尽延伸的深沉黑暗.小夜子总有一天……不,是在不久的将来就会被完全吞没在那片黑暗之中吧.即便我定神凝视,黑暗仍然只是黑暗,我根本无法从中抓到任何东西. 一回神,小夜子也正凝视着窗外. "我啊,以前一直都觉得男人很恐怖呢." "啊?" "我爸爸他呢,以前是在造船厂工作的.还记得吗?就在那段高度成长期,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所以,他每个礼拜也只能回家几趟而已,我大概一直长到六岁左右,都几乎很少和爸爸打照面.偶尔和爸爸见面的时候,就觉得恐怖死了呢.你知道吗?小孩子自然而然地会怕男人耶.再加上根本没什么机会见面,那时候真的是觉得恐怖得不得了.和爸爸吃饭的时候啊,因为实在是太害怕了,所以任何事情都会先问过爸爸.像我可以吃饭吗,或是我可以喝牛奶吗?" "牛奶?" "是啊,听说对身体很好,所以小时候我都不是喝茶,而是喝牛奶啊." "所以,你一直到现在吃饭的时候,偶尔都会喝牛奶喔?" 嘿嘿嘿,小夜子笑了. "恩,是啊." "可是也没因为这样长高多少嘛." "恩、恩.胸部也没长大多少耶." 啊哈哈. 哇哈哈. "和爸爸完全不同,我一点都不会觉得吾郎恐怖呢.高中时期的朋友每个都说好恐怖、好恐怖,可是我完全不觉得耶." "那当然." 我先如此下断言. "因为我是温柔体贴的男人嘛." 啊哈哈. 哇哈哈. "吾郎." "恩?" "对不起,我要先走一步了." 啊哈哈. 哇哈哈. 我想要否定小夜子的话.我想说"哪有这种事啊".当然我和小夜子都明白那只不过是安慰话,但是我想说"要怀抱着希望直到最后一刻."喂,小夜子,我们要一起活下去喔.一起慢慢变老,然后不久后变成穿着俗气衣服的大叔和大婶,最后慢慢变成老公公和老婆婆.当然,还是会吵架的啦.大概也会发生很多不好的事吧.不过,应该也会有更多、更多很好、很快乐的事.让我们一边品位着那多不胜数,真的是用双手抱都抱不住的 点点滴滴,一起活下去吧. 喂,吾郎. 脑海中突然浮现小夜子的脸庞. 好好玩喔,吾郎. 那是比现在,比眼前的小夜子还要年轻得多的高中时期的她.初相识时,我们到城址公园去玩.当时是有什么样的机缘巧合,事到如今已经想不起来了,我们里秒年个人在傍晚的城址公园中初次接吻. 在那之后的暖意. 温柔. "一定被人家看到了啦." 小夜子那样的声音. 我如今就即将要失去这一切了. 什么记忆,根本一点儿用处都没有.那东西总有一天会消失的.如果就在身边,如果能对着自己笑,记忆或许还能继续留存,因为记忆会这样持续累积下去.而且,或许就能够散发光芒吧.但是,只要一不在身旁,记忆就无法雷击,而被抛诸闹后,任凭风吹雨打,逐渐褪色.然后总有一天,肯定连在那样的地方发生过那样的事都会忘得一干二净. 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就是这样的生物啊. "多一天都好.就算是多一分钟、一秒钟都好.你要尽可能活久一点喔.拜托你了,小夜子." 恩,她点点头. "我会努力的." 就如同这句话,小夜子很努力. 她后来又撑了一年. 我们的双手,就是为了紧抓住什么而存在的。 所以已经紧握的双手,再也不会放开了。 牵着你的我,也不会再跌倒了,无论以后,面对着我的是怎样的世界,而守护着眼前这个女人,今后这样地活下去已经是最棒了的事吧!

0
《仰望半月的夜空 04》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