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是什么 8.7分
读书笔记 客观性原则
!
我说的客观性原则也常被称为对我们周围的“真实世界的假说”。我们将认知主体排除在努力去理解的自然世界之外,而自己退回去扮演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旁观者,这样一来,世界就成为了一个客观世界。但这个方法在以下两种情况下变得含混不清。首先,我自己的身体(与我的精神活动有非常直接且密切的联系)组成了我们通过感觉、知觉、记忆构建的客观世界的一部分。第二,其他人的身体也是客观世界的组成部分。我有充足的理由相信其他人的身体也与意识领域相连,或可能就是意识领域的一部分。虽然我绝对无法接近他人的意识领域,但我毫无理由怀疑它们的存在。因此,我愿意把它们也当做客观事物,当做构成我周围真实世界的一部分。此外,既然我自己和他人没有区别,相反的,在意图和目的上完全对称,我得出结论我自己也是构成我周围物质世界的一部分。我可谓把感觉的自己(把世界构想成为精神世界的产物的自己)放回到这个世界中去了——以上一步步的错误推论造成了逻辑上灾难性的混乱。 这两个悖论是因为我们意识到想获得比较令人满意的世界图画,须以把自己置于画面之外为代价,使自己退回到扮演一个无关的旁观者。 第一个悖论是发现我们的世界时“无色、冰冷、无声”时的震惊。颜色与声音,冷与热是我们的直接感觉;我们有些惊讶,在摒弃了我们个人意识的世界中他们不复存在。 第二个是我们寻求意识与物质相互作用的位置时一无所获。物质世界的构建是以把我们自己,即我们的意识排除在外为代价的。 如果用自己的话我会对此这样表达:意识用自身的材料建造了自然哲学家的客观外部世界。但除非使用把自己排除在外的简化方法——从概念的制造中撤出,它将无法完成这个宏大的任务,因此客观世界并不包含它的缔造者。 于是我们必须面对以下这个值得注意的情况。建造我们世界的材料完全产生于作为意识器官的感官,为此每个人的世界时并且总是他自己意识的产物,我们无法证明它存在于任何其他地方,但意识本身在它构建的世界里又是一个陌生者,在这个世界中它没有生存空间,你也无法在任何地方看到它。 我们很难评价以下看法:将性格和意识局限于身体内部只具有象征意义,只是为了实际用途的一种辅助手段。让我们用全部有关的知识来仔细地看一看身体内部的情况。现在让我们假定在特定情况下,你最终观察到来自大脑的传出脉冲电流,通过长长的细胞突起(运动神经纤维)传导至手臂的某些肌肉。于是为了一次长时间、心碎的分离,手臂不情愿地颤抖着与你道别;同时你会发现脉冲电流束会引起某种腺体分泌,蒙上你悲伤的双眼。但无论生理学发展到多么先进的水平,在这条从眼睛通过中枢神经传至臂膀肌肉和泪腺的路上,在任何地方你都看不到性格特征,看不到可怕的伤痛,看不到心中的担忧,虽然它们的存在对你来说是如此肯定,仿佛是你的亲身体验,而事实上你也确实体会到它们。 我们的头颅里不是空的。尽管在其中发现的东西令人很感兴趣,但与生命和情感相比,真正算不上什么。 作为对上面考虑的补充,那些对物理学非常感兴趣的人可能希望我就主观与客观的认识问题发表意见。当前流行的量子物理学说的主要代表N·玻尔、W·海森堡和M·玻恩等人赋予了有关主客观的认识问题以突出地位。以下我首先对他们的观点作一个非常简要的描述: 如果不“接触”它,我们就无法对一个特定的自然界物体(或物理系统)做出客观描述。这种接触是一种真正物理意义上的相互作用。当将它完全孤立时,你无法获得对它的了解。这个理论接着说明,这种扰动既不是不相关的,也不可被完全探测。因此尽管经过任意次艰辛的努力,被观察的物体总是有一些特征(最后观察到的)为人所了解,而另一些(最后观察中受扰动的)不为人知,或不能被准确地了解。这种情况可以用来解释为什么没有可能对任何物体做出完整、没有缺失的描述。 物理学的新发现已经推进到了主观与客观的神秘分界线,并且告诉我们这根本不是一个明显的界限。它使我们明白,对一个物体的观察永远无法不被自己本身的观察行为所修改,它同时也让我们理解,在改进观察方法和对实验结果进行思考之后,主客观间的那种神秘界限已经被破坏。 我只被赋予了一个世界,而不是存在和感知分开的两个世界。主体和客体是同一个世界。它们间的屏障并没有因物理学近来的实验发现而坍塌,因为这个屏障实际根本不存在。
引自 客观性原则

0
《生命是什么》的全部笔记 11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