褴褛时代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19
修复的薄码.AVI

然而,福特的成就并没有把他推上企业金字塔的巅峰,只有一人占据着那个崇高的位置。 摩根公司的办公室位于华尔街23号。一天上午,这位大金融家身穿一套深蓝色的西服和一件羔皮领的黑大衣,头戴一顶大礼帽来办公;他喜欢稍微过时的衣着。当他走出高级轿车时,一条车毯滑到了他的脚下。几个慌忙迎出来接他的银行职员中,有一个拾起缠住他的脚的车毯,把它挂在车门内侧的车毯架上。车夫连连道谢。然而,车内的通话管又从钩子上掉了下来,另一个职员又把它拾起挂好。此时,摩根已经挥舞着他的金头手杖大步走入大楼,他那些助手、随从,甚至是公司的一些客户鸟一般在他周围转圈。 摩根当时是75岁,身材魁梧,6英尺高,大脑袋,稀疏的白发,上唇蓄着苍须,一双锐利的、不容人的眼睛相距很近,正好反映出他的心理变态。在接受了雇员的问候之后,他大步走入自己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设在银行的主要一层,是一间镶着大玻璃的不大的房间,大家可以看到他,他也可以看到大家。一个助手接过他的大衣和礼帽后,他便在办公桌前坐下,硬领圈上系着阔领带。他一反常态,不是先看客户的存款,而是对他的助手说,我想见见那个干白铁活儿的家伙,就是那个汽车机械师。他叫什么来着?福特。 他在福特的成就中感到了一种追求秩序的欲念,这与自己的欲念一样庄严超凡。这是他很久以来得到的第一个启示,说明他在这个星球上或许并不是孑然一身的。皮尔庞特·摩根是美国的一位古典式英雄。他出身于豪门,凭借自己的勤奋与无情,将家产增加到难以计算的程度。他控制着112家公司的741个董事的职位。有一次,他提供的贷款使美国政府免于破产。他一手安排运入了价值一亿美元的金锭,平息了1907年的金融大恐慌。他可以乘坐自己的专列或游艇径自进入任何国家的领土,在世界各地都可以像在自己家中一样舒适。他是个无形跨国资本帝国的君主,到处可以行使自己的王权。他掌握的产业使任何王室的财富都显得微不足道;他是主张革命的人,宁愿任凭总统和国王保留自己的领土,而他只控制他们的铁路、航运、银行信托公司、工厂和公共事业。多年来,他任凭一群群朋友和熟人包围自己,脑海中时刻在甄别他们的品行中是否有对他虚情假意的地方,而结果总是使他失望。无论何处,男人们对他唯命是从,女人们无不羞羞答答。他比谁都明白无限的成就使人进入的是一片冷漠和荒芜的疆域。50年来他按常规运用了自己的才智和直觉,使他在国家的事务中发挥显赫的作用,而他自己则认为就整个人类而论,这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只有一件事情可以提醒皮尔庞特·摩根他也是人类的一分子,那就是他的慢性皮肤病;它侵袭了他的鼻子,把他这部分器官变成像加利福尼亚的园艺奇才路德·伯尔班克培植的那颗获奖的巨型草莓一样。摩根年轻时便得了这病,随着年龄和财富的增长,他的鼻子愈来愈大。谁要是看着他的鼻子,他就睁大眼睛瞪得人家不敢再看下去为止,但是他自己却是每天起床后,总要对着镜子端详一番。他发现自己的鼻子确实令人讨厌,然而同时又使人异常满足。在他看来,他每次攫取一笔财富,或巧妙地操纵一桩债券争端,或接管一个部门的工业,他的鼻子就像是又一朵红彤彤的蓓蕾绽开了花。在文学作品方面,他最喜欢的是纳撒尼尔·霍桑的《胎记》。故事说的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女人,若不是面颊上有一块小小的胎记,她就是白璧无瑕的美人了。她的丈夫是个自然科学家,为了去掉她的瑕疵,配了一剂药让她喝下。胎记消失了,但是就在那胎记的最后一点痕迹从她的皮肤上消去、她变得完美无缺的时候,她也死了。对于摩根来说,他那破相的怪鼻子是上帝对他的点拨,是自己仍属凡人难免一死的证明。这是他最确信的一点。 许多年前,有一天他在麦迪逊大街的寓所中摆了一次宴席,请了十来个美国除他以外最有实力的人物。他希望他们头脑中的能量汇集一起或许可以震塌他家的石墙。然而,他甚为惊讶,因为洛克菲勒称自己有习惯性便秘,常常坐在马桶上考虑问题;卡内基喝了白兰地在打盹儿;而哈里曼则尽说一些无聊的蠢话。这些实业界巨头聚集在一间屋里竟然无话可说,真是令人震惊。他的心为之颤抖,脑海中伤佛听到寥寥空宇间的狂风霹雳。他吩咐仆人在他们每人的脑袋上戴上一个用桂花枝条编的花环,结果这十来个美国最强大的人物的尊容无一例外地恰似马的屁股。但是,随着财富的积累而增长的自负使他们相信给他们戴这些枝条或许是有意义的,不是为了取笑他们。女眷中也没有一人想笑。她们都是一些老妖婆,袒胸露肩的衣裙衬出下垂的乳房,裹着肥大的屁股。她们的头脑中毫无灵性可言,眼睛里没有一丝光芒;她们是大人物忠心耿耿的妻子,贪得无厌的攫取吸干了她们肉体上的活力。摩根的表情凶狠强悍,掩饰着自己的感情。他召来了一位摄影师;镁光灯一闪,记录下了这一庄严的时刻。

0
《褴褛时代》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