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发现社会 8.3分
读书笔记 不记得
raffee

一个社会对付腐败最重要的两个工具,一是透明的媒体,二是司法独立。如果这两个工具都是在官僚集团的控制之下,他们永远也不可能自砍手脚。丁学良认为,如果把二十世纪的中国政治和比较政治放在广阔的背景上看,过去的二三十年,是中国的官僚制恢复和发展的二三十年,是中国社会全面官僚化的二三十年。

1
《重新发现社会》的全部笔记 37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