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剧的诞生 8.1分
读书笔记 第100页
Jacob

酒神艺术甚至要我们相信生存的永恒乐趣:只是我们不应该在现象中,而应该在现象背后,寻找这种乐趣。我们应该认识到,一切产生出来的东西如何必然准备好走向灭亡,我们不得不看到个体存在的恐惧——然而却不应该吓的发呆:一种形而上的危机会短暂地把我们拽里形态万变的喧嚣。我们真的在短暂的瞬间就是原始存在本身,感觉到其不可遏制的生存欲望和生存乐趣;我们现在认为,在无数挤入、闯入生命的生存形式泛滥的情况下,在世界意志过于丰富的情况下,现象的斗争、痛苦、毁灭是多么必要;我们就在带着对生存的无限原始乐趣,似乎大家合而为一,并在酒神式陶醉中预感到这种乐趣之不可摧毁和永恒长存的同事,为这种痛苦的狂暴毒刺所刺穿。尽管有恐惧和怜悯,我们却是快乐的王者,不是作为个体,而是作为我们同其生殖乐趣相融合的一个生者。

0
《悲剧的诞生》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