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雨伞给这天用 7.3分
读书笔记 尘埃化生活
到臨

1

我想一个人会让我们难忘的,不是共同经历过什么事,而是一些在事后才注意到的小地方。

当房子被人看时,自己也一样被看。直到有一天,房子突然消失,或是被改建到让我不复认出,或让我火大到不想再看。 我来到这个世上并未经过自己内心的认同。讲明白些,我一直在等有人来问我,我是不是愿意待在这里。

我不希望我的童年变得越来越像是关于我童年的故事,我想保有自己那个坚守在我眼睛之后,任性的、混乱的、尖刻的童年。

一个境况比我悲惨的人出现,竟会让我想要表现出好人的行径。

3

我对不同版本的事实会感兴趣,是因为我相当重视些微困惑的感受。然而,这件事背后的实情却是,我根本受不了认为自己会困惑,并接着把困惑自己的事当成事实。

基本上我只是在早上过活,到处走,赚一点钱,日复一日。下午,我这个人便开始碎裂,分解成一丝丝、一缕缕的纤维,毫无抵抗力。我会忘记生活中有重要的事和次要的事之分,因为不知道哪一件次要的事会侵入我,将我牢牢抓住。

事实上,我越来越不想说话,这让我有点害怕,因为我不知道我这辈子这么多沉默的时刻是否还算正常,或者这可能是我只能被草草诊断为患上分裂,或分解成一丝丝、一缕缕纤维的心理疾病的开端。 我瞧着地板,打量着遍布在这儿那儿的几处尘埃。也不知道这些灰尘是怎么增加的! 我正像一粒尘埃一样,半透明,内软外柔,过于忠实,此外还沉默寡言。

我的白日梦逃开了,在逃开时还嘲笑我。那是白日梦的一贯作风,我老早就知道。 为什么你的脑袋老是孵出这类没人想买的烂鸡蛋?为什么你老是想些只有你自己感动,而无法告知他人的电子?因为没人会明白,一名早该自立的成年人竟会相信可以靠着这样一种瞎扯谈来赚钱。

4

光是这样听着自己骂自己,我就觉得很舒服了,因为其中的甜美怒意,同时让我成为骂人的人;同样的,隐匿在其中的那种夸张也同时为我开脱了罪嫌。我对自己说,你这个老白鸡,不,老呆痴,不,老白痴。我对自己的温柔自嘲不得不再大加嘲笑一番。从某些方面来说,这个刚开始的下午把我变得无懈可击。我感到内心在碎裂,在化为尘埃,同时有觉得这很有趣,无法真正生自己的气。

要是我们能够正常的话,陌生的东西往往都带有人性,但我们很少会正常。

5

我不再试图去理解,而是去找其他比较容易理解的事物。由此一来,几乎所有发生的事,我往往只懂得开始的那一部分。很快,我就卷入了许多层层交错的初步理解中,而我也说不上来,这些理解到底是要对我解释什么。至今,只要事情过于复杂,而我又要重新理解时,我就中断理解,同时陷入一种天真的守候情绪中。问题其实在于,积聚在我脑袋里的初步理解数量过多。

6

我的自负是由谦卑和厌恶彼此近乎永恒的冲突所组成,而这两种力量差不多同样强大。一方面谦卑提醒我:你就是该聆听别人这种最白痴的故事!而同时厌恶则挖苦我:你现在要是不逃的话,就会被人的臭味熏死!最惨的是,这些冲突从未得出任何结论,只是不断地重复。

我盯着垃圾看,认定是有一种全面性的败坏存在。我等着所有活着的人承认自己难堪的那一天。

能继续活下去的人,会伤到濒死之人的心。

我很喜欢那片灌木丛,因为它展现出自己的坚持。我想跟这片灌木丛一样,每天在这里抵抗着,既不消失,也不抱怨,更不说话。它什么都不需要,也不被征服。

我喜欢想象一种装出来的疯狂,那会帮我活得不受阻碍。偶尔,也只是几分钟而已,这种装出来的疯狂会逐渐成真,加大我和现实的距离。然而,当真正的疯狂过于接近我时,我一定还会随时回到这种游戏中。说不定这会让人明白,人只要能随时在假装的疯狂和真正的疯狂之间作选择,就会幸福。我经常发现,人天生有罹患精神病的倾向。我很惊讶,很少人会承认自己的正常其实是装出来的。

7

等你不再想要逃离另一个人时,就会爱上那个人,就算知道那个人会提出无理的要求也无所谓。

您所爱的那个人,来自之前您所拒绝的那些人,因为您对自己这种无理的排拒感到罪孽。(罪孽:在我们认为自己过得清白时,悄然聚集的罪孽。) 每个活着的人,都会批评其他和自己一起生活的人,往往长达几十年。我们有天发现自己成了法官,每个人都是。这种由于了解而摆脱的罪孽,会有利于我们终于可以爱上个别罪人。现在我们办到了:我们爱上自己的罪孽。 我们全都生活在不是我们杜撰出来的体制下,我们对这些体制束手无策,这些体制令我们感到惊讶,特别是因为我们注意到自己逐渐接收了这些体制的罪孽。法西斯体制产生法西斯式的罪孽,资本主义产生资本主义式的罪孽。

生活不过是个长长的雨天,而身体只不过是一把给这天用的雨伞。

8

只有在各种生活情形下隐藏某些东西时,我才会觉得心安。这背后大概有那个至今令我惊讶的体制:当有人过于接近我时,我就会产生新的身份。

10

在这世上至少要有一间让我待在里面而不会被惊吓到的房间,至少要有个不会让人接近我、不会受到挑战的房间。

这个突然荒凉起来的河岸让我着迷,我尤其喜欢一艘系在树上、在洪流中来回摇晃的小木船,它已半淹在水中,既浮不起来,也沉不了。我立刻想到,我的感受就是这样。但也很快地,我认为把自己的生活比喻成一艘船的想法很可笑。天哪,强迫自己要看出什么意味深远的东西,真是让我受不了。我几乎可以听到自己提醒自己:小船就是小船,不是其他什么玩意儿。

11

我如今已无从得知,我是否从小就已认定,自己无法顺利地接纳这个满是尘埃的生活。或者,要是我的直觉没欺骗我的话,会再经过一个直到今天还在进行的、漫长的、拖泥带水的,但大概会在近日结束的批准程序。直到现在,此时此刻,我想可能就在当时,我第一次成了自己意味深远的生活观察的受害者。

我看着这些人,又没看着这些人;我既认识他们,又不认识他们;我既对他们感兴趣,又对他们不感兴趣;我既了解他们,又了解不够。 每个人都只想着自己认为值得惊讶的东西,其他的根本不会介意。大家都在虚构一种属于这个世界的感觉。
1
《一把雨伞给这天用》的全部笔记 12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