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传播效果研究的里程碑 8.2分
读书笔记 第5页
就要等肉肉的喵

第5章 日间广播连续剧的听众:使用与满足 What Do We Really Know about Daytime Serial Listeners? 1940年 赫塔.赫佐格(Herta Herzog) 结论和启示 概括地说,这些复杂数据显示,在那个年代,日间连续剧的听众不仅数量庞大,而且充满热情;与大众社会的概念相反的是,那些非常喜欢收听的人与不收听的人相比,不会自我封闭。但是她们所受的教育较少,并且偏爱阅读难度不大的读物(意味着具有较低的知性兴趣(intellectual interest));经常收听的人和非听众对公共事务(在总统选举上)的兴趣差不多,但是她们在把这种兴趣带到投票行为上,程度有所不同。证明听众在人格上与众不同的调查不太成功。在人格测量中,方法上的局限性是一个原因。但是有一点很清楚,那些听日渐连续剧的人和不是肥皂剧迷的人相比,花在广播上的时间更过,即使是晚上也不例外。 日间连续剧为其听众提供的使用与满足包括:感情释放、愿望想象和对自己生活的建议。关于建议的问题,是通过对3个不同来源的调查数据进行分析完成的,这些调查是:一个深度个人访谈项目的个案分析,艾奥瓦州抽样调查中的一个大规模调查,以及对两个城区受访者的详细访谈。在听众中,焦虑的妇女认为她们从连续剧中获得了有用的建议,她们通常也比其他听众收听更多的广播。总地来说,她们从收听中获得的建议主要集中在如何处理人际关系上,如暴躁的丈夫或犯错误的孩子;或者是人际交往中的问题,比如在窘境中如何措辞。许多听众因为知道了如何处理离她们的生活十分遥远的不实际的问题而自我感觉不错。 日间连续剧的研究给了我们许多启示。它让人们对一些问题产生了兴趣,如受众如何从媒介选择内容、如何使用那些信息和从中获得何种的满足等。受众个人的心理有什么特点、这些特点在个人从众多媒介内容中选择某一特定讯息时起到了什么作用,这些问题至今仍然是大众传播过程和效果研究中的重要方面。 随着人们对大众传播的特点和影响的兴趣不断增加,用“使用与满足”的方法来研究受众特点和行为也被其他早期研究者所采用。对日间连续剧听众的调查出版后不久紧接着研究者们又进行了其他媒介受众的使用与满足研究。在一个著名的研究中,社会学家伯纳德.贝雷尔森(Bernard Berelson)对纽约8家主要报纸的罢工进行了调查。 后来的研究者又继续探索媒体的使用与满足在心理学上的意义。(如儿童生活中的电视:早期研究)在电视刚刚普及时,这一理论被用来指导儿童与电视关系的第一次大规模调查。 在进行日间广播连续剧的研究项目时,经常收听肥皂剧的听众的巨大数量既让赫佐格及其同事充满希望,也引起了他们的担心。别忘了,这些受众代表着那时几乎半数的美国妇女。正如结果所显示的那样,听众对连续剧非常热情,并且经常不经意地从中学到一些东西。因此,使赫佐格充满希望的是日间连续剧——事实上,应该是广播——可能成为社会向积极方向变迁的动因(agent)。尤其重要的是,通过剧中的情节和角色,可以表现国家可能面临的一些问题。她特别担心的是种族问题,当时民权运动还没有开始,所以连续剧也没怎么表现劳动阶层的人。此外,她还希望听众们能更现实一点儿,尽量不要沉溺于愿望的想象之中。 毋庸多言,国家的问题——不管是赫佐格提出的还是其他人认为的——迄今为止也没因为日间连续剧的播放而得到明显的改善。日间连续剧今天仍存在,只不过搬到了电视上,内容和1940年也没什么两样。虽然它们有时也会展现人性的弱点和一些社会问题,然而它们只不过是不太高级的通俗文化的一种形式而已,其首要目的并不是改良社会、解决问题或者提高受众的艺术品位。它们是为电子媒体的投资者服务的,他们把它们看做是搭载广告信息的交通工具,并期望从中获得商业利润。从这点上看,那种认为它们能够成为社会进步的主要动力的观点就有些疑问。但是,尽管当今的批评家可以罗列出一大堆它们的缺点,日间连续剧仍然拥有大量的受众,正像它们在半个多世纪前的广播一样。

0
《大众传播效果研究的里程碑》的全部笔记 1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