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甲午到戊戌 9.0分
读书笔记 第115页
发条苹果@当新闻变为历史
时翁常熟以师傅当国,憾于割台事,有变法之心,来访不遇,乃就而偈 之。常熟谢戊子不代上书之事,谓当时实未知日本之情,此事甚惭云。乃于论变法之事,反复讲求,自未至酉,大洽,索吾论治指数。时未知上之无权,面责常熟,力任变法,推见贤才。常熟乃谓:“与君虽新见,然相知十年,实如故人,故为子言,宜密之。上实无权,太后极猜忌。上有点心赏近支王公大臣,太后亦剖看,视有密诏否。自经文苑阁召见后,即不许上见小臣。即吾之见客,亦有人窥门三巡数之者,故吾不敢见客,盖有难言也。”吾乃始知宫中事,然未知其深,犹频以书责之,至谓:“上不能保国,下不能保身。”常熟令陈次亮来谢其意,然苟不能为张柬之之事,新政比无从办矣。

如果说“联省公车上书”那段还要读后面的鉴注,才能看出康有为只是在一些细节、时间上加以模糊,借以张扬自己在事件中的重要性。那么这段康写的也太不靠谱了,特别是“上无实权”那段翁同龢当时已是位极人臣,康还只是出入政坛的新人,就算之前已负盛名,但是翁也不可能和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说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以及剖点心那段第一次看就有一种演义的感觉,再看注释,果然如此。再读后文关于此段的鉴注,发现康有为写《我史》的一个特点就是真假参半,在整个大事件上从不作伪,但在一些细节问题上却总是演义夸大,依符合自己的需求。

0
《从甲午到戊戌》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