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甲午到戊戌 9.0分
读书笔记 第69页
发条苹果@当新闻变为历史
康称“即令卓如鼓动各省”、“与卓如分托朝士,鼓各直省”,即宣称其为领导者。康、梁作为入京会试的举人,无后来之盛名,也无广泛的省际关系,我以为,他们似无如此之大的能量。从歌词公车上书的题名录中,可以明显看出省籍关系,即是一生公车的联名上书。来京参加会试的新举人,须有同乡京官的印结,方能参加会试前的的复试;都察院代奏举人们的上书,须有同乡京官的印结,方能收下。而入京会试的举人,又有不少人住在家乡会馆,而这些会馆多有同乡京官维持。所有这些线索,都联系着公车与他们的同乡京官。由此,我以为,公车上书的策动者似为京官,方法是通过同乡、亲属、旧友等关系;而这种集会具稿、联名上书的方式,原本是翰林院等处京官的拿手好戏,宣南多处地方又是他们集会的习惯场所。甲午战争期间他们已有多次发动,幕后皆有高层的支持者或指使者。……由此,我以为康、梁只是各省公车上书走在前台的众多组织者和参与者之一;而真正的组织者,是京官,幕后还有更高层的操纵者。

历史就该这样读,这样读才有意思,有事实才能有结论。不像当年历史课本上讲的那样,满是意识形态和道德至上,把康写的简直就是神人,随便一呼就万人响应

0
《从甲午到戊戌》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