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識與通識 9.1分
读书笔记 第66页
Daneestone
文学有点麻烦。麻烦在字是符号。识得符号是训练的结果,我们中国人应该记得小学识 字之苦。训练意味着大脑在工作,所以人类的大脑里有一个专门的语言区。嗅叶,海马回, 杏仁核都不会因符号而直接反应,它们的反应是语言区在接受训练时主动造成与它们的联 系,联系久了,就条件反射了。例如先训练“红灯要停住”,之后见到红灯,就引起大脑的 警觉,指挥停住。红灯这一图像符号经过反复训练,可以储存到海马回里归为危险情境,但 当我们想事情的时候,还是会视而不见闯红灯。我小的时候常看到公共汽车司机座旁有个警 告“行车时请勿与司机交谈”,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当我们阅读的时候,所谓引起了兴趣,就是大脑判断符号时引起了我们训练过的反 应,引起了情感。文学当中的写实,就是在模拟一个符号联结系统,这个联结系统可以刺激 我们最原始的本能,由这些本能再构成一个虚拟情境,引发情绪。所谓“典型”,相对于海 马回和杏仁核,就是它们储存过的记忆;相对于情感中枢,就是它储存过的关系整合,如此 而已。“典型人物”大约属于海马回, “典型性格”大约属于情感中枢。
引自第66页
0
《常識與通識》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