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英雄 6.5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椿杪居

《三十六英雄》该归纳为哪种文体?作者连阔如发明“评书小说”一词以况之。“评书小说”是一个有趣的概念,但我读完半卷后发现这不仅是个自谑之谈,比起明清演史小说的才子巨作、评话曲文及民国以来侠义公案和新历史小说的佳作累累,《三十六》匪独主旨渺渺、文采涣然,就连一般小说家行笔为文的基本功,举凡布局、铺叙、刻画、设谜解迷之能力在江湖人出身的连先生笔下亦很见吃力。——古典文学最受制于作者才学。令人更加纳罕的是本书的叙事语言是一种杂糅了文言、艺人切口、俚言土语与古典白话小说语言的尴尬组合体,本书的文风则兼有乍学作文的稚子之气和阅世者畅言的轻忽狂傲之气,作者常常甫一设下疑局,便迫不及待的提示读者线索之存在,并在这种反复搭建、破坏的书写中自得其乐,全无作者意识,而本书对人事景物刻画亦不忌单调重复,屡入陈腐旧套,所书所写全不是小说章法。因此《三十六》更像是一种评书脚本和创作提纲,供一般读者满足对评书秘本“道活”的窥视欲,或是供评书爱好者提供创作学习的范本。其作为口述史文本价值远大于文学价值。 载之字纸的口述史像是脱水处理过的蔬果珍馐,徒具一副枯骨,汁液气息荡然。或是速溶奶粉和泡腾片,非要读者以强大的想象力重建文本还原血肉不可。然而一件作品的最大弊病往往又是他难以痛艾的优点,以本书而言,其最大的优点并不是文笔干枯方便速读、有益于爱好者恶补《隋唐》剧情,而仍然是其文本价值:鲜活而又腐朽、稚拙而又老练,江湖稗谈渗透庙堂文学,《三十六》鲜活的记录了一个意识变革、百物维新,艺人不惮为文的大时代里,两门艺术的跌宕生息和一个评书守承者和改革家复杂激烈的心迹历程。 本书是连丽如根据其父评书巨匠连阔如1934年连载于《新北平报》的秘本隋唐整理而成。

0
《三十六英雄》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