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花浅草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107页
夜琪

《阿尔巴特街的儿女们》的作者雷巴柯夫说,狂欢节日很快会过去,苏联人要面对一个困难时期,这是对于那种以为政治上层建筑一经变革,社会生活各方面便会立即面貌全新的思维模式的适时的纠正;这种思维定势在某些社会,是极其自然的,而在惯于渐进的发达国家的人们,则多半不会这么想。因为在前者,新的当权者总要表示“与民更始”,并做出若干许诺,而以为时机已到的某些趋附之徒,也会做廉价的鼓吹,或出于真心,或出于假意,总之是随梆唱影,不负责任。到这时候,不但“超前”的言论需要勇气,就连面对现实的真话也已经难得了。 如鲁迅《立论》所说,像“人总是要死的”这样的话,在贺新生儿时便成忌讳。而这本是尽人皆知的常识,毫无“超前”之处,千百年来都是如此。可见“不合时宜”的帽子,不仅适于有超前意识的人,也适于一切粗具常识的人。在假话行时之际,什么人都会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说了不该说的话的错误。 (本篇是关于侯学煜先生的一篇文,他曾在大兴安岭火灾之前,就当地的森林防火问题发表建议,也曾就三峡工程提出反对意见)

0
《乱花浅草》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