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谭十记 7.7分
读书笔记 第101页
欧依熙
张牧之倨傲地站在大堂上,他看到他刚才坐上的位子竟然被这样一个鬼脸尖嘴猴子坐上了,十分生气,毫不含糊地说:“老子就是张麻子又咋个样?老子是专门进城杀你们这些贪官污吏、土豪劣绅的。恨只恨没有把你们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坏蛋一网打尽!” 在座的老爷们本来没有兴趣再问下去,以免徒然讨一阵痛 骂。但是王特务对于这个江洋大盗为什么要进城当县太爷很不理解,还想问个究竟。在他看来,一个江洋大盗和一个县官是完全不同的两码子事,“盗”和“官”怎么能联系在一起呢?但是眼前的事实不就是张麻子这个强盗化名张牧之钻进城里当起县官来了,而且当起青天大老爷来了。这怎么可以呢?因此他问张牧之:“你一个江洋大盗,怎么可以来当县太爷呢?” 张牧之听了,像受了莫大的侮辱,反问王特务:“为啥子我就不能来当县太爷?你问一问全县老百姓,我给他们当县长,有哪一点不好?有哪一点不够格?”张牧之用手一指围在大堂外的老百姓。老百姓一阵嗡嗡议论,忽然像一声炸雷似的炸开了,“他是我们的青天!”于是,“张青天”、“张青天”、“张青天”的呼声在人群中此起彼伏,像狂怒的波涛一般涌进大堂来。 坐在县太爷位置上的王特务神情紧张,不知道说什么好。张牧之听到群众的呼声,满意地一笑,继续坦然地说:“你们以为我当了你们骂的江洋大盗就可耻吗?哼!才不呢。我当强盗就是专门抢你们这些为富不仁的混账老爷的,就是专门来治你们的。你们以为当县太爷就荣耀吗?狗屁!你们剥老百姓的皮,喝老百姓的血,吃老百姓的肉,从他们的骨头里也要榨出油来。你们比强盗还强盗十倍!不,简直是不能比的。我这个强盗现在才失悔来当县太爷呢。我就是当一辈子青天大老爷,最多给老百姓办点好事,就好比给他们治点伤风感冒,或者帮他们捉几个虱子罢了,哪里能救得了他们的性命?我失悔我没有再当强盗,当最厉害的强盗,抢光你们抢来的东西,剥开你们的皮,挖出你们的狼心狗肺,烧掉你们的衙门,砸烂你们的天下,把你们一个个千刀万剐。哼!我现在才明白了,只有强盗才能治你们,别的 ” “不要听他的,宣判!宣判!”坐在两旁的老爷们,本来想看看这个强盗怎么向他们讨饶,结果被臭骂了一顿,吓得目瞪口呆。坐在堂上以审判者自居的王特务忽然感到自己变成了被审判者,气得哆嗦。而且大堂外嗡嗡嗡的老百姓的声音是可怕的,好比阴云在聚积,可以带来一场暴风雨。 坐在堂上的王大老爷拍桌子:“宣判!”他站起来,捧起一张纸念:“土匪张麻子一名斩立决。”并且用朱笔在张字上点了一点,把笔丢了下去。他们不准他占有“张牧之”这样一个好官名,立意要叫他土匪“张麻子”。 下面的文章是什么,不用我来说了。剩下的就是把张牧之五花大绑,押赴河边沙坝去砍头了。只是插在他背上的标子更大一些,上面写的字更显眼一些,押赴刑场的武装队伍更长一些,滴滴答答吹的号音更惨烈一些,行刑队的大刀更晃人一些。不过还有一点,老百姓来给受难者送行的队伍从来没有这么长,悲愤的心情从来没有这么强烈。 全城的老百姓几乎都出来了。他们并不是来看热闹的,他们不承认杀的是江洋大盗张麻子,而是他们拥护的张青天。你看,大家都是紧绷着脸,紧咬着嘴唇,沉默地看着那一队一队走过去的团防兵,那骑着高头大马担任监斩官的新代理的县太爷。有好多人家,公然在门口摆出香案,点上香烛,好等张青天从面前过去的时候,给他烧一点纸钱,送他走路。有的还摆着馒头、肉菜和美酒,给他饯行。这个传统的风俗,新县太爷看了虽然不高兴,可是也没有办法。只是催快一点。 张牧之呢,他知道他给老百姓办的好事很少,受到的恭维却这么大,他很感动,不住地对望着他走过去的老百姓点头,表示感谢。别人给他捧酒,他一饮而尽,说声“道谢”。他越是那么昂着头,挺着胸,坦然地走过去,脸上看不到一点愁苦的影子,越是叫看他的老百姓心里难受,有的低下了头,有的不住地抹眼泪。 军号凄厉地叫着。 天也变得这么暗淡无光了。 他还是那么走着,坦然地走着,走着 走着 走着
引自第101页

刚看完这一段,我也像巴陵野老一样“眼泪早已簌簌地滴落满地了”,感叹了一句还是电影改编的好,允了一个光明的结局,在《太阳照常升起》的伴随下张牧之渐行渐远。 可是后来再细想想,忽然发现其实还是原著的结局更好。 原著的张牧之虽然死了,但死之前有无数人为他送行,死之后他的兄弟做了红军,也算悲剧中的喜剧结局了;而电影中,张牧之看似赢了,但曾经与他出生入死的兄弟,要么身死,要么离他而去,做了新的“马邦德”,到最后,只剩他一人,孤孤单单,落寞离去,没有人记得他曾经的功绩。 原著中的老百姓大呼张牧之“张青天”,还会为他说话,替他送行;而电影中的老百姓更似一群“愚民”,在最后张牧之为他们杀掉黄四郎后,他们的嘴脸便露了出来,我们可以想象,这些疯狂抢夺财产的人,会因财产的多寡而明争暗斗,最后斗出个新头头来,斗出个新“黄四郎”来,到那时,便又是老百姓们新的苦日子。 马识途写《夜谭十记》写了四十年,在最初构思时,中国还活在“万恶的旧社会”中,可以想象作者是多么渴望能有这么一个“张青天”,然而四十年后,青天出现了,但人民的日子可好过当初?我们看到的是与当初别无二致的新的“黄四郎”,新的“旧社会”。 这样,也很容易理解为什么姜文会这样改结局了。

0
《夜谭十记》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