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光晕中的电影 8.1分
读书笔记 第10页
九王爷
......当然,所有的电影都需要阐释,尤其是当我们——和那些评论这一主题的所有最现代的作家一道——一致同意以下观点时,电影更需要阐释:文化只是一个巨大的阐释论坛。但是类型片和野心勃勃的电影所要求的阐释类型完全不同。类型片进行的是自我阐释,并在观众之间传递,最后顺利地传递到了我们可以接受的经典的行列。在最初级的层面,关于这种电影的话语是过剩的,因为每样东西,即使是情节之谜,最终也需要能够合乎情理。只有在更高的抽象层次时,我们才会对其感兴趣。在电影理论的层次,会再生产出系统的法则,这部电影和它的同类电影才能藉此为我们进行对生活无可置疑的再现。 本书所选的电影并不进行自我阐释,至少在开始之时,不会去迎合那些理论为标准电影所构建的准则。在这些例子中,阐释起着一个明显的作用,因为它必须协调新的和已知的,偏离体系的和体系内的事物。 我们倾向于认为标准电影在假装扩展我们体验的同时,也能提供娱乐及凝聚力。我们观看不同的侦探片一方面是为了享受当案子被侦破、秩序被重新找回的感觉,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在新的犯罪、新的动因、新的地理环境之下测试自己的好奇心。即使是恐怖片也通过以下方式起到了同样的功能:其允许我们将最大的不可知和我们最糟糕的恐惧整合成我们生活秩序的一部分。 这种新体验大都来自我们很熟悉的渠道,即类型片和总的电影系统的渠道,而且我们可以轻松舒适地利用这种熟悉感进行整合。当系统的改变和发展使一部电影免于和之前的电影发生雷同时,所有的新意都将被仔细安排,从而让我们的理解力和影片内部的权力运作不会受到任何困扰。 然而,艺术片更加与众不同——它们打断了整体的视野和凝聚性。我们允许这种“中断”常常是出于对拥有这种真正视野的创作者的尊敬,正如我们想象布莱松对于价值有着完全“另一种”感觉一样,我们尝试去吸纳他们的感觉,哪怕仅仅只是试验。
0
《艺术光晕中的电影》的全部笔记 2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