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诗歌 9.2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那么南

看这本书,为了加深理解,翻译了一点序言。 【特别注明,就是个笔记,文字没有推敲过。】 诗歌,一种诉说的途径 诗歌是一种“诉说”。 但是许多人,在明了这种方式之前,感到这种方式相当离奇,毫无用处。这里有两个原因: “诉说的途径” 和“说出的本质”。 说到“诉说的途径”,那些表现强烈的韵律,频繁出现的韵脚,还有那些比喻性的语言,都让人觉得古怪,而且让人分神;至于“说出的本质” ,它包含的,既不是一个优美的,充满悬念的故事,也没有包含有用的信息。诗歌,简而言之,既不自然,也无关联。 可是,自从人类从蒙昧的史前出现以来,诗歌就已经存在了,并且,经过了这样那样的形式,在每一种社会形态下,都存活了下来。当我们想到这点,我们就会考虑到有这样一个可能:诗歌既不自然,也无关联,只是看起来是这样。我们甚至进一步确定,反思一下,诗歌源自于人类内心深处的冲动,并且满足了人类的一些需要。 让我们首先看一下诉说的途径。 也许最明显的一个特性就是它非常强烈的韵律。 韵律,我们知道,是在时间上一种模式的不断重复。这种模式可能是看的到的,就像闪烁的灯光,或者海滩上涌来和退去的波浪,还有,韵律也可能是在空间上,而不是时间上的一种重复模式——我们有时候甚至会说起韵律性的元素存在于一个场景或者一幅画中。不过在诗歌里,这种韵律的典型表现还是和口头(听觉)上的韵律,声音上面的韵律。听觉的韵律在钟表的滴答声里,或者节拍器里,最明白不过了。可是,通常而言,我们体会到的视觉方面的韵律,更重要的是来自我们周围。——夏日夜晚昆虫的声音,有节律的击打,某人的嗓音。实际上,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脉动的韵律世界——各种各样的,视觉的,听觉的,触觉的:四季的变换,月盈月亏,潮水的起伏,候鸟的迁徙。 人体本身也是韵律所在: 心脏的跳动,呼入和呼出空气,醒来又睡去,忙碌和闲暇,饥肠辘辘和酒醉饭饱。 韵律是所有生命和活动的一个基本原则,并且,当然,也就深深的牵涉到情绪的经历和表达。我们都知道,对于,爱,恨,疼痛,欢乐 或悲哀的表达,不管是口头的还是其他方式,都倾向于一种有韵律的表达方式。语言最早的来源就和韵律有关。当然, 这并不是说,诗歌仅仅是直接表现了情绪,或者说,韵律在诗歌中的唯一作用就是表达情绪。这里想说的是,情绪的表现,是诗歌的一个基本元素,韵律是自然而然的,而不是人为的诗歌的一个方面。因此,韵律指明了诗歌和人类共同生活经验关系。 韵脚,也和我们人类的组成由一种直接的联系、像韵律一样,它也和语言最早的来源有关,当你观察婴儿在小车里高兴的玩耍,那些悦耳的声音让他们快活,你就能感到这点。 这种开怀大笑,就像这个词说的一样,给了婴孩一种确定的满足。他们随着一种愉悦的刺激活动。其实,与此同时,尽管他们不知道这一点,他们正在艰苦的从事一个伟大的,认真的项目——学习语言。当他们长大一点的时候,他们就会着迷于一些绕口令和一些没有含义的韵脚。他们会重复的说,“彼得比帕怕了泡椒”。他们会从缠夹在一起的亮闪闪的同义词里面得到乐趣。或者他们会毫不费力的记住那些幼儿启蒙歌曲,比如: 亨克斯,小姑娘,老巫婆,眨着眼 大肥肉,榨出油 家里没有人,只有调皮琼 和爸爸,和妈妈和我 我们只能从中发现一些戏弄般的故事线索。这些线索也没有什么意义。是的,他们是挑动性的,他们激起想象。但是结果伴随我们的是言说结构上面的语言的鸣响:就是,因为这些戏弄的线索到头来根本没有意义,那些纯粹的口语言辞效果就更尖锐的凸显出来。这种方式的效果好过不提供任何线索的时候。 我们刚刚用了一个短语“言说结构”——在这种情况下,指一种韵律和韵脚的结构。这一言说结构的概念,或者言说的形式,指出了诗歌的另一个方面——“自然性”。当我们求助于一句叮当顺嘴的短话“九月里来三十天”,以便记住一个月于多少天的时候,我们实际上就是在演示我们需要一种形式,好更容易记住。在文字形成之前的文化中,神话和部落的历史,神奇的咒语,宗教仪式,都有一种言说结构,以使得它们能够代代相传下去。在这个方面,形式就有一种实用的功效,就是保存和传递信息。可是同时,对于这种形式,我们必须牢记,把传递的的迫切需要,和对韵律,韵脚,头韵以及诸如此类的迫切需要绑在了一起。毋庸置疑,一切艺术的起源中,都牵涉到效用性这一方面,即便如此,不管实用性方面和特定的诗意方面是如何融合在这一形式中,关键的事实是,人是一种创建形式的动物,为了这些“自然的”韵律,韵脚和其他言说的要素,我们必须添加“自然的”脉动到形式中以实现这些形式。人类创造形式是为了把握世界。即使是感知这种行为,尽管方式复杂,也不过是各种形式的创造。

2
《理解诗歌》的全部笔记 4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