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尔泰的椰子 7.8分
读书笔记 第159页
eastvirginia

  李卜克内西和马克思一道参观了1851年的博览会。马克思所见无非是阶级斗争的象征。但李卜克内西认为博览会是自由贸易和工业进步的胜利。他注意到博览会如何使英国工人和他们的老板一样充满骄傲和爱国热情。……   1886年李卜克内西造访了美国,有点为此次经历欣喜若狂。美国是“人类产生的最伟大、最完美的国家”。它“天意注定将成为希望之地”。但他的崇英情绪仍旧坚实。伦敦仍然是“伟大英国”的中心,而伟大英国,“在我看来,不仅包括殖民地狂热分子的大英帝国,而且尤其包括美国和加拿大。”   马克思不可能赞同这个观点。当他接近生命尾声时,他不得不承认,在英国发动革命的前景是无望的。不仅如此,他在伦敦还被忽视,即使他在名声在欧洲见长。正如李卜克内西所说,英国“永远是欧洲自由斗士们的安全避难所”,但也是乌托邦理想的坟墓。连英国的社会主义者对马克思或其论著也毫无兴趣。1872年共产国际的会议上,英国代表坚持要成立他们自己的、本土的组织,而不是由大会代表。他们不信任外国人,也压根儿没想过让伦敦成为世界解放的源头。《资本论》面世时,在英国没有引起注意。1883年马克思在伦敦去世,只在《泰晤士报》上有一条简短报道,还是驻巴黎记者在法国报纸上读到新闻后发回的。   无论如何,他现在永远躺在了海格特公墓(Highgate Cemetery)。这是个非常英国的公墓,有砾石小径,一如英国的乡间小道,蜿蜒经过朴素的墓碑。这些墓碑因年月久远而残破了,许多还长满了野草。基督徒,犹太人,穆斯林,无神论者,穷人,富人,无名者,有名者,英国人,外国人,躺在一起,像大都会里的市民。这是个文雅之地,其景致有如乡间的花园,打理得素淡而有情趣。装着卡尔•马克思骸骨的墓却是个庞然大物,有些粗鲁,与些地格格不入。它也许更适合热那亚的公墓。这个伟大的革命领袖呆滞地凝视着这片最民主、最资产阶级化的公墓。碑文是:“哲学家只是用不同方式解释了世界。但重要的是要改变世界。”坟墓对面是南非和伊拉克的共产主义领袖的墓,要朴素一些。他们旁边埋着一两个阿拉伯人,碑文上说他们是“丑角”。最近一次造访时,我注意到一个现象,仿佛是对这位革命之父的自我形象的最大冒犯:他在墓前堆了几小堆石头,这是犹太人传统的纪念象征——纪念一位不喜欢犹太人不赞同英国的伟大犹太人。

0
《伏尔泰的椰子》的全部笔记 1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