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遇与混沌 7.9分
读书笔记 第5页
女尸

不得不承認有時候看footnotes比看正文有意思多了。 這裡呂埃勒提到人類的大腦並不是以推演數學為目的,而是以幫助我們打獵、覓食、打仗和維持社會關係為目的自然演化塑造出來的。這個自然無異議,我替他補充一下,人類大腦進化到現在被利用的部份,是打獵、覓食、打仗、交配和社會關係,不包括高度發展后的大腦(比如一億年后)。呂埃勒給出的例子是無論如何無法用人腦完成的定理證明——四色定理。 四色定理。設想我們有一張地圖或一個地球儀,上面標示著不同的國家。爲了簡單起見,我們設想沒有海洋。並且,各個國家之間彼此相連(而不是由相互分離的一塊一塊組成的)。我們想給每個國家標上某種顏色,從而使具有共同邊界的兩個國家的顏色不同。(我們允許邊界上只有有限的幾個共同點的國家顏色相同。)我們需要多少種顏色呢? 答案是:無論何種情況下,四種顏色就足夠了。 四色問題的解決歸功與阿佩爾(Kenneth Appel)和哈肯(Wolfgang Haken)。學術論文是:K, Appel, "Every planar map is four colorable, Part I: Discharging," Illinios J, Math. 21(1977): 429-490; K Appel, W, Haken, and J, Koch, "Every planar map is four colorable, Part II: Reducibility," Illnios J, Math. 21(1977): 491-567

0
《机遇与混沌》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