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扎尔辞典(阳本) 9.2分
读书笔记 第101页
fejgl

我仍记得那关于我的预言,便放任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空白,没有文字和声音。羁留我心中的往昔是记忆中多年的苦乐,而如今我愿意完全离去,以我所在之地为最后停留的地方。 我在梦中一再地建构一座城市,连接每个街区名字的字符亦拼接我的身体,而我早已忘记它们。我喜欢那被惩罚的遗忘,即使那剥夺了我的记忆,将我逐出亲手建起的圣堂,那是卡珊德拉的预言。惟此,我得以在步行经过每一处斑驳的石块形体时忆起自己曾抚摸与挑选的残片。是的,某一时期后我的所见所想总是无法拼接的碎片,我们没有了现在,所余的是过去与瞬间闪过的未来。后来我渐渐相信将要发生的一切都是曾经被经历过的,我的每一步都将走向我要回忆起的一个片段,这是我的城市。在我的城市中,每一座廊桥的阴影下休憩的恋人都使我想到我和爱人相恋时的漫步。我们相会于秋日,相忆于春天,桥下淙淙的流水承载着夜里闪烁着宝石般月光的海面上那不勒斯人温柔的断肠曲……我们便如此相拥着度过了让人惊异的时光,身边的人事变迁转瞬即逝,而在爱人身旁的日子是安宁静滞的。在这里,只有那永不停息的流水所承载的乐曲是连贯而温柔的,美得教人心碎…… 河畔的街区是凌乱破败的地方,却因经年充斥着的散乱的各种声音而生机勃勃。我愿独居时的家在这里,而似乎很长一段时间来确实如此。每日,我在载着清新水果的卡车驶过惊起一阵粗俗的叫骂声中醒来。市场的熟食气味和蔬菜青涩的汁液,女人们走下长长的碎石阶梯打开店铺,鸟儿纷纷绕梁回旋。没有人会可惜市场南端一地被踩踏的新鲜花瓣,那是清晨从城外小山上拌着许多草药被采来的。当我从药铺抽出这些在冬春季的寒风中会变幻色泽的花儿时,垂挂叶尖的露水盈满珍珠般的阳光。铜铺挨着香料店,铁华凝重低沉的气味拌着各种奇香异芬,是我喜欢光顾的地方,虽然每每夫妻俩被我要修理的精细首饰和对作料的挑拣气得嘟嘟喃喃。我和藤编器物店店主都已然忘记那已布满了墙隙与窗台的绿萝是我最后一次归程的礼物。在那些让人无比头疼的孩子们一再要求下,这小店里渐渐塞满了韧性十足的软靴,充满东方风味的扇子,木头做的各种动物,孩子们在戏剧院偷来或拣来的画片,能从地上弹起的玻璃球,彩色的头绳,碎布做的娃娃,耍松鼠时用的护腕,还有各种奇怪的击打乐器奏起的笨拙的旋律却是路北安详的乐器铺所不能出现的……在此起彼伏的熙攘中总有某种韵律,那是随着我的呼吸而起落的节奏,其中便有她高亢而曼妙的嗓音。这个被过度的香烟和高度数醇酒蛀空了生命的女人,总不假思索的说,亦不自觉地在唱。她嘶哑的歌声和着流水夜夜流过宽敞的骑楼上的露台,让我觉得我能就这样听一辈子。我在每个清晨去看她,属于生命的光亮在她瘦削而风尘的脸上逝去,她疲惫至极的笑容在我却如新生的婴儿般的美好。谁不是如此呢,我在她身上品尝着逝去的岁华,而我心里是如此依恋她,那是我一生中识得的文字所不能描述的,和与我血脉相连的事物不曾给予的……

0
《哈扎尔辞典(阳本)》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