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孤独漫步者的遐想 8.3分
读书笔记 第24页
miss斯微

序言 我烦躁、我愤怒,这使我沉湎于一种谵妄之中达十余年之久。 于是我只剩下一件事可做了,我终于决定服从命运的安排,再也不与这定数相抗了。 上帝是公正的,他希望我忍受苦难,并且他知道我是无辜的。这就是我信心不灭的动力,我的心,我的理智告诉我,我没有错。 自尊对于骄傲的灵魂来说,是最大的动力;而自负,因为容易让人产生幻觉,乔装改扮一下,一不小心就会被误认为是自尊…… 他在尝试着接受自己,接受自己的生活哲学,接受自己对突如其来的做人失败的解释。 他为了平复自己的焦灼,对自己说了又说的安宁、平静、孤寂,也把对后世的读者往误会里带。殊不知卢梭的笔下,这几个词都有着完全不同的意义。 一个有思想的人服从的只能是自己的思想,不论它是否成了什么体系。 我见过许多人,他们研究的哲理远比我的要精深,但他们的哲理可以说与他们的自身却是不相关的。为了显得比别人博识,他们研究宇宙的结构,就好像出于单纯的好奇心去研究他们所撞见的某部机器一般。 深深的厌倦和骨子里的不能舍弃。 越来越能讲,也越来越沉默——在自己构筑的童话世界里越来越能讲,在深深震惊了自己的现实世界前越来越沉默。 每一个时代,都有它的局限,它的承受力。所以时代无可指责,它只是一个过程而已。 漫步之一 等待痛苦远比经受痛苦要难受百倍,威胁也远比打击本身可怕得多。甚至令我感觉到的不是一种痛苦而是一种解脱。 这个世界恰似一个完全陌生的星球,我只是不慎从自己的居处跌落至此。 我将整个儿地投入与我自己的灵魂的甜蜜温馨的交谈之中,我的灵魂是他们唯一无法从我身上夺走的东西。 漫步之二 就这样我才亲身体会到幸福的真正源泉就在我们自身,别人的所作所为又怎能真让懂得追求幸福的人深处惨境呢? 我这无辜而不幸的生命眼见走向迟暮了,可我依旧还有颗感情丰富的心啊,甚至还开着几朵小花,只是已因忧伤而凋落,因烦恼而衰败了。 我是为着生活而被造就的,却在尚未经历生活时已经要死了。 在这个世上倘若对所有事情都那么坦白,那就是极为可怕的罪过,就因为我不想我的同代人一样虚伪奸诈,我在他们眼里便是可厌的、残酷的。 漫步之三 我日渐衰老而学习不辍 也许无知倒更可取。 我是学会了更好地认识人类,但这只能使我对他们浇铸在我身上的悲惨命运更为敏感;我是学会了看清他们布下的所有陷阱,但这不能使我得以避开其中任何一个。为什么不让我继续怀有那微弱但却温暖的信任呢? 我们自来到这世上之日起就犹如进了赛马场,一直要到死时,才能脱身。 这是因为他们(老人)所有的辛苦都是冲着生命本身去的,而临近生命的终极他们却发现是白辛苦了一场。 我早就亲身体会到自己并不适合在这个社会里生存,知道自己永远也不能达到我心渴盼的那种境界。我那热烈的想象,放弃了在这人间寻觅我早就觉得无法找到的幸福,跃过我刚刚开始的生命,仿佛是飞往一个全新的境地一般,在一种我得以安居下来的宁静状态里休憩。 这种想法,源自童年的教育,之后又在我整个多舛的一生中,为一连串的苦难与不幸所增强,这就使得我把全部的时间都用来研究我自身的天性与用途,并且以任何人都未曾有过的兴味与仔细。我见过许多人,他们研究的哲理远比我的要精深,但他们的哲理可以说与他们自己都是不相关的。为了显得比别人博学,他们研究宇宙的结构,就好像出于单纯的好奇心去研究他们所撞见的某部机器一般。他们研究人性,只是为了在谈话时可以洋洋洒洒、头头是道,而不是为着了解自己。 我一生在人群之中所尽力完成的学业,几乎没有一样是不能够拿到我预备了此残生的荒岛上去独自研究的。我们应该做的,除了本能的需求之外,很大程度上是取决于我们信仰什么。 从幼年开始我就接受了别人称之为偏见的种种信条与准则,并且从未真正将之丢弃过。 就算我得到了认为是自己正在寻找的一切,我依然不会得到内心渴盼的那种不甚明了的幸福。 我着手于严格审查我的内心,在余生把它校准到生命终结时所需的那种状态。 我从事的工作只可以在绝对的遁世状态中进行,它所需要的那种平和持久的冥思,恰是社会的喧嚣所不许可的。 他们不是要消除我心中的疑团,使我不再彷徨犹疑,而是要动摇我对自认为是必须了解的一切观念的执着。 他们的哲学是为别人的,而我需要的是属于自己的哲学。 让我一劳永逸地确定我的观念,我的原则,让我在余生里成为我深思熟虑后认为自己该成为的那一种人。 我们很难不信仰自己如此热烈地向往着的东西,而又有谁会怀疑大部分人,他们希望什么,或害怕什么,还要虑及来世的评判,是接受,还是摈弃? 但是我觉得这世上最可怕的事情,便是为了享受在我看来是没有多大价值的所谓的人世幸福,而将自己的命运永久地置于危险之中。 所有一切最深痛的折磨,对于一个能从中发现巨大而可靠的补偿的人来说,也就失去了它们所有的威力。

0
《一个孤独漫步者的遐想》的全部笔记 10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