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说新语新校 7.2分
读书笔记 第410页
小木
劉伶恒縱酒放達。或脫衣裸形在屋中,人見譏之。伶曰:'我以天地為棟宇,屋室為褲衣。諸君何為入我褲中?

劉伶隨性自在,穿或不穿衣服是自己的事情,實在與他人無關,若真有他人干涉,則把“尊禮尚德”的對方說成是“偷窺者”,豈不快意。然而,劉伶在門上寫上“此屋乃吾褌衣,君請慎入”,更妥。

0
《世说新语新校》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