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介亭杂文 9.0分
读书笔记 第17页
[已注销]

在《答国际文学社问》一篇中,先生在谈论苏联的革命对自己创作的影响时说道: “但在创作上,则因为我不在革命的漩涡中心,而且久不能到各处去考察,所以我大约仍然只能暴露旧社会的坏处。” 读到这里我一直在想:先生当年是确实希望进入革命中心还是以笔杆子为武器去战斗呢?记得初中高中学习先生的文章时,先生总是被冠以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文学,思想我一直很容易就能够接受,但是革命家让我有些无法理解,当时在想,先生既不是什么国民党,也非共产党,他就是个实实在在的读中国人的人,为什么要给他冠上革命家呢?或许后来人认为,先生的一生都是在为中国人民战斗。我个人的理解是,他革的不是封建社会的命,亦非帝国列强之命,先生做的只是写出自己看到的,想到的以此来唤醒部分还未睡死的国人罢了。 现在突然才发现是我个人对革命家的理解浅薄了,我将共产党的名字一定挂在了革命家的头上,无知,无知。

0
《且介亭杂文》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