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世修行 7.5分
读书笔记 第126页
鲁智深
虚荣心是一种十分流行的特点,大概没有一个人完全摆脱了它。在学术界和知识界,它是一种职业病。不过对于学者来说,不管虚荣心表现得多么讨厌,总还不是十分有害,就是说,通常并不干扰学术活动。
引自第126页

---- 虚荣心是学术界和知识界的职业病——韦伯的这个断言着实犀利。平心想想,实情是不是这样呢?发paper,SCI,影响因子,CNS,引用率,xx学者,xx首席……如果说这个领域跟企业界不同之处在于不求盈利(起码不那么赤裸裸的追逐利益,或者说,发表paper才是最大的利益),那么,求名不也是很自然的吗? 现在我理解自己参加学术会议时为什么这么反感这样的行径了:不探讨科学问题的微妙之处,只展示xx杂志的名字(还有影响因子!),观众们也配合着做膜拜状——当然,文章已经发表,你有权利炫耀。不过,你秀paper的虚荣心影响了交流科学问题的诚意。而且,把丰富多彩的科学问题简化成比阿拉伯数字大小的低级游戏,老实说,这样的大会很没意思。 (另一个声音:哎呀,你这对别人要求也太高了吧。人家辛辛苦苦地做实验,使出了浑身解数来申请经费,绞尽脑汁地写论文,而后投稿,被修回,而后再投,经历了如此多外人不了解的坎坷磨难之后才有寥寥数页的论文公诸于众——看在人家这么辛苦的份上,原谅了他们的炫耀吧) 不过,韦伯说得不错:虚荣心是这个行当的职业病。既然打算在这个道上混,就认了吧——做好手头的工作最要紧。 按:找了个这段话的一个英文译本: Vanity is a very widespread quality and perhaps nobody is entirely free from it. In academic and scholarly circles, vanity is a sort of occupational disease, but precisely with the scholar, vanity--however disagreeably it may express itself--is relatively harmless; in the sense that as a rule it does not disturb scientific enterprise. --<politics as a vacation>

1
《入世修行》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