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世同堂(第一部) 9.3分
读书笔记 第168页
烏滌非
假若给她两件好衣裳和一点好饮食,她必定是个相当好看的小妇人。衣服的破旧,与饥寒的侵蚀,使她失去青春。虽然她才二十三岁,她的眉眼,行动,与脾气,却已都像四五十岁的人了。她的小长脸上似乎已没有了眉眼,而只有替委屈与愁苦工作活动的一些机关。她的四肢与胸背已失去了青年妇人所应有的诱惑力,而只是一些洗衣服,走路,与其他的劳动的,带着不多肉的木板与木棍。今天,她特别的难看。头没有梳,脸没有洗,虽然已是秋天,她的身上却只穿着一身像从垃圾堆中掘出来的破单裤褂。她的右肘和右腿的一块肉都露在外面。她好像已经忘了她是个女人。是的,她已经忘了一切,而只记着午饭还没有吃——现在已是下午四点多钟。

到了第167页,她才以一种王熙凤般“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方式登场,然而那声音却是一段虚弱的责备,满是凄苦与酸楚。翻至第168页,她终于以如上的模样出现在读者面前。 第一部看了约有一半,林林总总出现的主要人物不止十几二十号,却唯独这个人的出场给我的印象最深刻,因为看到这段文字,便看到这个人迄今为止的一生,以及这一生所赐予她的一切。 这一天是北平沦陷后的第一个中秋。这个人是小崔的妻子。 老舍让她“深居简出”了168页。从前她的出现只是作为小崔醉酒后殴打的对象,一个可怜而短暂的宾语。 而这一刻她成为了主语,成为了这一段唯一的主角。她的形象是一个被磨难侵蚀过、被生活压榨过的女人,干瘪,憔悴,疲惫,不堪。 我尤为喜欢的是最后一句。根据马斯洛的“需求理论”,人最基本的需求就是生存。而在她的生命中,只剩下对生存的顾虑。在国将不国之时,这也是一个生活在飘摇的底层家庭的女人最伟大的顾虑。 以前没怎么看过这一时代的作品,总觉得老。可是这回一捧上《四世同堂》,我就知道自己错了,至少在老舍面前,大错特错。他描绘的能力实在太强大,每两个字间的空隙里仿佛都看得到饱蘸了激情的发颤的笔尖。 我想现在这个时代缺少的就是这种让人发颤的感情。我们看书,似乎看得太平静,太冷静,太波澜不惊了。

0
《四世同堂(第一部)》的全部笔记 1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