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四·动物农场 9.3分
读书笔记 第397页
大红

一个多星期前看完这本书,并没有迫切的冲动想写这篇书评,但却总觉得似乎有件事没有完成。今天翻出豆瓣上其他读者的评论,发现多多少少的那些话中,并没有我自己对这本书的认识,心想,那倒不如自己写来看看吧。 首先,这是一本政治讽刺小说。这是显而易见的,连我这个一贯政治冷淡的态度都能品味得出,可见它写得并不晦涩难懂。书里所批判的是一种极度乌托邦的生活,极端得让人害怕——大家必须按照某种特定的理想状态群体生活,不得偏差。这种理想状态是根植到思想内部、乍看之下甚至是群众的一贯追求。任何不和谐音的出现都是可耻的,更别提什么人本性的自然欲望,那简直是罪恶。 可这并不是书中所要表达的可怖之处。 政治在一步步的登高中逐渐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无论这目的是不是人们所公认的,它的恐怖在于,它要不惜一切代价保卫这个高度。而人民,对于真正的人民来说,是感受不到这种恐怖的,一切人民,有政治觉悟的,他们的觉悟对于统治者来说无足轻重;而没有政治觉悟的,朝代的更换只是要他们改变一种信仰对象,真正的生活也没有发生任何改变。那恐怖的是什么呢?是某些持异类观点的政治工作者。对于他们来说是恐怖的,他们要改变的不仅是信仰对象,甚至是信仰。以前存在的一切真实,都不再真实,这种真实性发生了相对变化。只有对于当权者来说有用的真实,才保持它的真实性,其余不利因素,将会被转化成有利条件的“真实”,是创造出来的真实。而一个工作者,他必须接受这种改变,并虔诚地信仰它,为它歌颂,否则得到的,将是冠名以“仁爱”的惩罚。 其次,这种政治渗透进了人性。我想,如果这只是一本政治讽喻小说,那么它不足以给人觉醒般刺痛的力量。可它很好地把政治融入了人性,或者说,政治性本身就是人性的一部分,而这个作品恰当地将二者结合了起来。比如说“真理部”。每个人的脑神经中枢都有个真理部,随时等待你自欺欺人时刻的到来。一旦捕捉到某个瞬间,便以燎原之火的势头,将所有假象改头换面,命名真理。某些时候,当你遇到自己怎么都不肯承认的事情,便开始这种工作。先绘制出一幅更合理的图表,再将原先的真相毁尸灭迹,代替以完全对自己有利的说辞。这就是人脑中的真理部,它的出色可以让你自己都忘记曾经的真相是什么,甚至完全相信了现在所呈现出来的材料。——这让我想起曾经看过的澳大利亚电影【恐怖游轮】的女主角,她很符合自编自导,并充当起自己观众的要求,完全相信了自己所告诉自己的儿子并没有死的谎言,并展开一系列挽救儿子的行动。听起来有点荒谬,或者你并没有过这样的经历,那是庆幸的。第一,你可能暂时没有这种需要,没有利用真相这种权利去谋得利益的需要。第二,你可能足够坚定,并不向欲望低头,坚持原本的真理。但大多数情况下,如果欲望足够强大,它对你说,这么去相信吧,原来的那套说法对你并没利处,如果你相信这套故事,并把它描绘得绘声绘色,让大多数人相信你,并借此赢得意料之中的好处,何乐而不为呢?这么想来,真理部简直是现实中的真理,任何冠冕堂皇,实则让人捞不到实在好处的说教都是缪谈。 可这也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一个人本身就是一个真理部。 他瞻仰着某种信念,并完全为之服务,甚至达到建立“仁爱部”的境界。比如说,【死亡笔记】中的夜神月。他相信这个世界需要正义,这是对的。可他同时还相信,如果一些人并不能和他同样服从于正义,便需要受到惩罚。这种惩罚是冠以“正义”、“爱”的名义。这就是人性中典型的仁爱部。他可能有着良好的愿望,并为之憧憬着。可一旦这种愿望无法达成现实,便采取一切不折手段的方式去实现它。这和政治中极端的乌托邦,又有什么区别呢。 所以,乔治·奥威尔告诉我们,战争即和平,奴役即自由,无知即力量。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是真相,即使知道什么是真相,如果你不肯去相信,它便与假象无异。 坚持吧,为了心中最根本的东西坚持,即使一无所有,即使被打掉牙齿,即使只有自己还在奋斗,起码你的思想是存活的。就像小说里说的,思想罪不会导致死亡,思想罪就是死亡。——去思想,并不会带来死亡,反之,如果你因为害怕触犯思想罪而不再为真理而思想,那才是真正的死亡。

12
《一九八四·动物农场》的全部笔记 13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